Friday, December 30, 2005

只有过花草的吗?

我有过至亲至爱。不止花草。
Eric讨女人喜欢。因为所有女人,听你这样说,都以为别的只是花花草草,只有自己才是对方心里的常青树。

话说回来,花一点的男人,总好过木讷,不解风情。女人明知抓不住,还是会去试试。以为他就此收了心,自己套个颈圈,把绳子的另一头交到女人手上。
抓住了其实又怎样。不如千山万水,远远地总有一个理想。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慢慢地,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不知怎样才是理想的恋爱。永久的爱是真的永久,还是事已至此的妥协。

2 comments:

Eric said...

陪着一个小孩长大,应该不会是一个轻松的活。造物主才会让制造的过程是那样的诱惑,沉浸在之中的男女会忘记等着的其实是什么。
当然,对没有完全沉浸的那位,也会突然想起点什么,于是,好好造人的材料,也就成了护肤品。
也曾经产过不少的护肤品,因为健康,还被夸过有淡淡的青草味。
自问不是个好的农民,只顾耕耘,不问收成。在阳关灿烂的好天气里,也会埋头田间,深耕细作。只是等不到苗青,人已遥遥。

aki said...

真的还是很喜欢过程。与特定的人。有天在练瑜伽的时候,练意念。不觉“啊”了一声。给年轻的女老师打了头。
下课了她偷偷夸我悟性好。
所以说印度女人最好。

还有笑话。有个朋友,老婆很空。越空越缠人。他问他的老婆:棉签掏耳朵。棉签舒服还是耳朵舒服?

我问他,脚盆泡脚,哪个更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