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05

June Berry


院子里种着这样两棵树。名字叫:June Berry。名字都好象
闻得到酸酸甜甜的香。
四月开“大”字的小白花,之后结青青的小果子,六月熟成
红色。进出门口,采一颗放到嘴里----是我的初衷。
事实上第一年结了1个和0个。跑去质问园艺店的大伯,卖了
公的给我。他笑笑说,你没施肥。第二年施了骨粉牛粪,结
了多些,够进出食用,但不够做果酱。又去质问他,他说,
桃三年,柿子五年,毛栗七年。不急。
今年再不结,大伯都问不到。Mammoth改了Valor,一个有情
趣的店,被会做生意的财团收购。物是人非。好看的,没人
买的东西通通不摆。无聊得很。
大伯姓林。Hayashi。不知摆弄了几十年花草的他,现在在做
什么。希望现在的职业不会太委屈他。
照片上是红叶。总觉得红叶好看过花。阳光里红得透明。夹了
很多来做书签,多得用不掉。又没有那么多写信的朋友可以寄
去分享。
用信纸写信的年代,让我怀念。还好在日久会泛黄。感伤得很,
我要去翻翻他的旧信来看。至少那些话,在当时是真的。

1 comment:

Eric said...

是叫Eric的,名字起源于分开很久的女友园子里的灌木。应该是草本,只是不知是到当年的冬天就化成了肥,还是明年可以更生。
以前也做过一个BLOG,叫做沾花惹草,和园主的名字算是一类。贴了一些自己照的花花草草,不是为了保留什么记忆,只是喜欢。
里面没有文字。写惯了等因奉此,拿起笔来,自己觉得也就一个俗字可以自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