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3, 2006

冬天寂寞

很冷,冷得什么都懒得想。只想坐在炉子前。又是要下雪的天气。


小的时候,冬天最喜欢坐在灶下,拿一把稻草圈成q的形状,一个接一个地送进灶膛。看它红红的火,稻草飞快地变形,化成炭,再加一个。
炒菜要旺火。煮饭要过了一会儿再回把火。烟囱边上还有利用余热来热水的地方。
脸给印得红彤彤的。很烫。有时就那样睡去。
梦里妈妈回来了。
---小孩子是不是都这样,别人再好,总比不过妈。


当年奶奶很尽心地带着我,没有教识字念书,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田里,河边总有忙不完的活。奶奶在“锄禾日当午”,我在拔草捉虫玩。觉得入目之处,只有美丽自然。天地空旷,岁月悠悠,自己永远长不大似的。

太阳落山,天已渐黑,后院的草上已有露水。妈妈却还不回来。很多年后还鲜明地记得等妈妈回家的焦急,好象回来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扑上去,一抱,就是整个世界。

多年以后,对于感情上面,好象也是如此。宝马香车,自己可以努力去赚来。渴望的,仅仅是有一个人,日日夜夜地爱我,在我需要的时候,时时刻刻来拥我入怀,说:有我在,你可以睡着了。

为什么这就是奢望呢。

4 comments:

阿福 said...

文笔真好。
我还在探索的路上。

奢望,
嗯,自己能做的事情,
千难万难都不难
寻求别人做的事情,
估计就是举手之劳,
也是奢望了。

aki said...

不论男女,都还是靠自己比较好一些。
只是,心里面是可以有一个依靠的。也应该有一个。哪怕很远。或者今生不能再见。
狗,恋主人。有很多跋涉千里的故事。
猫,恋老家。宁可孓然一身寂寂死去。
我们可以跋涉,可以等待。
却往往盼不到他(她)的归来。

阿福 said...

有期待的日子
感觉充满了生机
虽然知道也许这个期待永远都只是期待

但是有一天,
期待一旦变成现实
带给人们的往往都不是惊喜

aki said...

所以,就这样吧。
将就着过吧。寂寞的时候至少还可以想着。
还可以告诉别人,世上还有海枯石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