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3, 2006

雪在林梢

这次旅行,是我们招待各家公司。所以同去的都是社长或者社长太太。
很多社长,听说我们几个事务员也参加,而且有男女共浴的项目,就很踊跃地来参加。
日本对于男女,在工作以外,是非常地不见外。借以沟通感情,促进生意。头垂钓,我们是米糠。

住的旅店,是传统的日本式,窗外是这样的林子,和雪,山。
脸不洗,怕洗了不认得。那些老阿姨洗过了我们不敢瞎认。怕叫错了失礼。腰身又是千篇一律地粗壮。先在室内各个池里泡暖了,再出去,最后是共浴的地方,之前有一处给你围了绿色的布,以防走光。我和s拼命地裹紧,小揿纽一个不漏地揿上。眼睛的余光看到一起的寡妇老板娘只扣了一两个,还要松一松的小动作,偷笑。

去到那里。秃头的,瘦小的,偶尔个把过得去的,涉水进前来,想起一句“磨刀霍霍向猪羊”。已是晚上,绿色的水,蓝色的灯,从下照上来,使我们像仙女,他们像鬼。

据说他们等了很久,因为跳过前面几个池,直接来泡这一个。所以头上蒸气腾腾。好象涣散了一样。说要晕了,再去最后一个“秘境之汤”吧。走一段晾一晾。
来得正好,反正任务已有交代,我和s扭头往回跑。一路跑回房间,只等开饭。

席间有酒。日本酒和啤酒交互着喝,s好酒量,不醉的。不吃一口菜。我是先吃了鱼肉,再去筛酒,所以也是不倒。
叫了两个专业的叫コンパニオン,原则上只陪酒不卖身。其实酒后就不管去向了。几个手脚不好的已经上上下下拿捏一通,又说内衣有垫子。一个已经很老。我和s笑说,总不比你们老,将就着用吧。一个稍年轻的叫“由美”,缠上了最好一点的一个,贴得只剩脚底心贴不上去了。

有善歌的阿姨在唱演歌。有风流的老太太去拉我们的头。哎,他也和我们一样。而且男人不能拒绝女人。看她连成一片的胸和腰粘粘地贴上去,说跳舞。头的手抖起来。-----入管处来查的时候都没见他抖过。
好不容易闹完,又有好事者叫嚣:房间安排不合理,要混合抽签。差点要晕。一般旅馆都是大房间,四五人同住。
说服他们如果需要,自己另去开。
然后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上台去鞠躬说谢谢各位,下次我们还要举办类似活动。实在是很好。

曲终人散,我和s相依为命,只求互保。刚才那个和由美来来去去的社长说,由美已经发了信在他手机上,不懂操作。请帮忙。真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是平时太熟的人,再出色,也没有感觉。我们帮他输入:我们的相识,是奇迹。

磨蹭了一会,回到房间,已是鼾声大作。
过了50的胖女人,不叫女人,不知叫什么好。

2 comments:

wpz2007 said...

ホント。。。楽しそうですね。。
ところで。。。
日本对于男女,在工作以外,是非常地不见外。借以沟通感情,促进生意。头垂钓,我们是米糠。
ここは。。。なんて訳したらいいんでしょ。。不勉強で。。是非教えを請いたく存じます。。。

aki said...

いやいや、十分上手ですよ。それとも、私の日本語を試したいの?なら:
「日本人の男女の観念、非常に構わない。仕事抜きではね。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図り、商売を促進しようとする。(私達の)上司が釣り人、私達が撒かれた米ぬか。」
で、いいかし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