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06

I work hard.

我的工作。----人贩子。
招收中国的技术工来日本。皆大欢喜,大家有钱赚。我本就是和平,博爱的人。事实上,这份工作使我的耐心前所未有地好。
通常,必须在两周之内完成生活指导,教会他们起码的生活会话和专业用语。只有呕心沥血才可能。有朋友说,杀鸡焉用牛刀。不对的,只有牛刀才这样快。
这又是一批新人。工种关系,女性居多。三天前,她们告别了父母,爱人,甚至小婴儿,来到这里。合同签的是三年。

这份工作一做已经五年。每年三批。所以就像是踩着滑轮的荷兰鼠,永远停不下来。
三年,他们可以赚到一辈子也攒不起来的财富。但是,很多情况,当年坚信的爱情,因此暴露出脆弱与浅薄。回国后分道扬镳的有一半之多。
很多妻子,不停地寄钱给家里的丈夫,以期他的守节。结果往往是失望。---寂寞,有了不劳而获的钱的男人,还能做什么。
也有的女子,爱上同在此地打工的男人。也难怪,远在家里的人,已经在她的世界以外,没有一样可以懂她,帮她。----爱,离得太远,也是问题。
我们的规定,禁止恋爱。也许,有的也是出于内心之深爱。但是,一切必须否定。我们起草合同:宣誓不谈恋爱。---她们签上,并违反。屡禁不止。
很多时候,我们看别人的恋爱,犹如笑话。但是轮到自己头上,就笑不起来。还不是一头栽进去。
所以说,爱一个人,就不要放他(她)走得太远,太久。时间和距离,并不象我们所现象的那样,轻易可以跨越。爱情需要朝朝暮暮。这些,不是考验,是障碍。

2 comments:

wpz2007 said...

そうか。。。そんな仕事なさってらっしゃるんですね。。。そりゃ。。疲れるな。。。。
お互いがんばりましょ。。。。いつも。。応援ありがとう。。。これからも。。。宜しくね。。。

aki said...

生活があるから、つまらない仕事もしなくちゃ。。。沢山稼いで、好きな事をやる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