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1, 2006

Panda,Panda,I love U.


报上说中国要送一对熊猫给台湾。

台湾怕是怀柔政策,不敢要。中国执意要送。
托连战先生在清华大学讲演的福,中台表面似乎一团和气了,内里还在推推搡搡。
想想熊猫很可怜,象武打书里的香香公主,或者古代的王昭君,为了国界安宁,被打上蝴蝶结,冠上“亲善大使”的帽子送出去。
不知它们自己知不知道。

日本以前也收到过中国的友好熊猫。只有夏娃,就向西班牙去借亚当,以期生个宝宝。
中国说,熊猫生了宝宝还是归我。日本不大肯。中国就说,那个妈,原本只是借给你们的。
日本后来长期地租赁这个妈妈。现在都是。

结果没有中国的饲养员精通,始终不果。

日本人对于熊猫,有种近乎异常的憧憬。
在西郊公园,看到过很多次熊猫馆外,日本女人一边大叫かわいい~(卡瓦伊),一边夸嚓夸嚓拍照片。

今天的报纸上说,外派到台湾的熊猫的名字,定下来是“团团”和“圆圆”。多少有些政治气味吧。
只是祝愿,它们有生之年,不要受到政治的影响。到哪里都仅仅是珍稀的可爱动物而已。

一向我是不问政治的。但也会或多或少,身不由己地受时代的影响。过去的潮流,令我与相爱的人分开。希望有一天时代又令我们在一起。
中国为什么不来号召我们回去呢。让我们远远地绕了一圈,又回到原地,说: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2 comments:

wpz2007 said...

そうですね。。。政治ね。。一長一短だね。。。それから。。。。リンク。。ありがとう。。。うれしかったです。。。
今後とも宜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ね。。。
。。。make love....
すぐ。。。コメントしたあたり。。。akiさん☆っぽい感じがして。。。ふきだしました。。。笑。。。

aki said...

あはは、受けました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