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0, 2006

后院起了火

在想自己的工作。真的是心力交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原则,小原则。在小原则上,觉得自己让了又让。因为不曾把工作作为一种理想和信念来做,只是谋生手段,仅此而已。
当然为虎作伥的事情是不做的。
我的上司,可以愚蠢,可以独断,可以好色,可以老眼昏花。

-----但是,有一点不能让的,是胆气。
让人想要盲从,跟到哪里算哪里的胆气。

而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了。不知道他怕的是什么。
日本的共产党,属于右翼。共了人家的产来肥自己。敲诈到了我们的头上。我们一帮女流,斗志昂扬,相信这里也都是不让须眉的人才。而且人家也只是敲诈,怕生事而让,是没有底的。
我们也没有犯法,做的也是皆大欢喜之事。不过是树大招风,登到周刊上就会致命。----因为,很多看杂志的人,只知道闹起来了,不去关心进展和结果。
就像名男名女的丑闻,拿一个假记者,登了头版头条,炒得你人皆诛之----你看,“诛”字是言字旁,表示口水之威力无穷。过几天来他在小角落里登个“订正”,“道歉”,几乎没有人记得。

近日看似方针已定。为人做事的,没有反对的权利,只有走路。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可以为了生活安定,做事不用脑子。却还是做不到。

清早起来,看满地皑皑的霜,想到步步艰难,只因不肯低头。
想到昨晚和同事S发了一夜的信。她说,不是看上司,我是看几十家成员公司的面上,才可以做到今天。这一关,闭闭眼睛也就过去了。
我知道,我们都是不肯给人看到眼泪的人。她的心痛,也不少于我。

真的有时候,很想自己是个没有心的人。

4 comments:

wpz2007 said...

ご無沙汰してます。。
元気ですか?
う。。。記事の内容はかなり重たい内容ですが。。。
どうしたらいいんだろうね。。。
むずかしいね。。

aki said...

泣きたい。。。でも、泣いてはだめ。

danced said...

泣く際はかならず誰と抱きしめて、独りの泣く声は寂しいすぎる

aki said...

所以是哭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