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7, 2006

不想看的故事

我是为了吃饭而工作的人。所以我看我的劳工,尽量只是拿事务上的眼光。但常常还是做不到。

有一个新招的劳工,做的是站的工种。来了一个月不到,忽然提出不能胜任。问下来说是几年前出过事故,整个腿给辗过,脚板上的一块骨头飞掉了,没有找回来。所以未拼成原形,瘪掉一大块。 让她脱下来看,整片的植皮,脚板是变形的。
出来的钱已经花了,各种费用,中方中介公司已经悉数收下,3万块,对于这些做着最底层工作的人来说,不是小的数目。几百个人里面,考上已经是运气。东拼西凑,交了这笔手续费,梦想着从此翻身。
我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像这种时候,明明是她自己不好,也说不出口,请你回去。自己比她还要抱歉似的。坐在那里谈,说没有坐的工作给你做。就再也说不下去。
这份工作,做了好几年,每遇到这种事,总是心里很难过。
另一方面,看到爱的不完全。她的丈夫,也是知情,为何还要让她赌命。就是为了一点钱。

想到几年前,有个女工,半年之久,都叫不到女儿接她电话。家里只是说哪里哪里玩去了等等。
女工觉着不对劲,开始疑心。有一天拐弯抹角问到邻居,听到女儿早已在半年前溺水而死。
她的家人,都不是人。不是怕她伤心,是怕她伤心了,不能继续赚钱回来。
我们安排她即刻回国。据说从此疯掉,不知去处。

常常地想要放弃这份工作。因为太过深入人心。每年手上过去的几百人,个个都有故事。不关文化,不关层次,人性里面的愚蠢,肮脏,脆弱,负心,都是一样的。

看多了别人,对自己也就越发没有信心。

2 comments:

somed said...

生活/尊严/情感,这些话题凑在一起太沉重

aki said...

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只是感受太深,写了出来。已经尽量轻描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