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1, 2006

暧昧一把

我忽然很后悔,今天不该穿了条连衣裙。而且没有纽扣,没有拉链。真是很为难。

为了表示合作,我撩起了裙子的下摆。好在是毛线的,有弹性。我就看他从那里把手伸进去,慢慢地,一点一点,避免碰到周围似的。
因为不想一下子把裙子撩起来,只有这样了。-----应该换件衣服再出来的。我又在怪自己。应该想到会这样。

一路看他把手往上探。我几乎呼吸停止,他说:你放松,深呼吸啊。我点了点头,说:哦。
然后开始轻轻悠悠地呼吸。努力地试图想起,自己今天穿的是哪件内衣。是件好看的还是一般的。想不起来。早晨总是匆忙。
他的手,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又抄到背后去。觉得他的手臂快要笼罩我了,有些够不着的样子,所以他整个身体侧过来一点,正好在我耳边。

又这样过了一会儿,他收手。回过去,看一看桌面,对我说:“呼吸音不太清晰。开给你4天的药。含抗生素,退烧药,止咳药,胃药”。

之后还有胸透。从头至尾,我就象一只沙漠的鸵鸟,藏得了头,藏不了尾巴。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这么香艳的开头应该有个好结果de

aki said...

结果很好啊。一大包药。一瓶药水。

迅弟儿 said...

挺扣我心弦的。
你真行,写得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