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0, 2006

今夜无话有梦

Posted by Picasa
去中国,常住的酒店是“有斐”。位于小地方,所以不太有名,但其实是好的。我是喜欢它的名字。出于≤诗经·大雅≥的“有斐君子”。诗经中很多句子,读来琅琅,也揣摩得出它的大意,却说不到确切。就象一个好女人,只是在一起觉得舒适,却道不尽好在哪里一样。

一楼的餐厅,尤其是好,你会惊异这样的小地方,居然做得这样地道的西菜。日本菜不是它的拿手,但材料也还是正宗的。咖啡亦是香浓。是那种扁平的大白瓷杯,适合大身材的洋人来喝,我们通常喝得肚子里晃当晃当去办事,但是暖暖的,大半天神清气爽。
当天给我们冲咖啡的年轻男孩,兀然发现他脖子上的kiss-mark。指给裕子看,裕子眼睛弯弯地笑起来,说:“这样开放啦!”我又补上:“不过不象昨天的哦。”我们总是这样,办着正经事,说着这些纯粹女人的风月话。
所以棘手的事情,也就说说笑笑办过来,不用装,都是轻松的。

酒店前面有一条河,名叫濠河。清澈涟漪。近年这一带外派劳工很多,所以地方上富足起来了,近乎彻夜的霓虹,彩灯,还有喷泉。
住在酒店高层的房间往下看,觉得自己在静僻的乡下住久了,对于这种热闹,只有置身其外,远远地眺望一下。真要融进去,恐怕已经觉得烦嚣。

深夜在别人铺好的床上看电视。
在日本生活的女子,事必躬亲。所以出来公干,不洗碗,不叠被,感觉上面好象在享福。
看的奥斯卡颁奖,那里面又是一个世界。
今夜,我在别人的世界里入眠。不知会有怎样的梦。

2 comments:

wpz2007 said...

那我陪你睡一觉好吧。。。

aki said...

你很可爱的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