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9, 2006

说点俗事,对不起啊。

(谢谢samedaNcing的照片)
晚上出去接头。
整个事务所,因为都是女子,所以这种危险的事情也是我们壮起狗胆去做。
事情的原委,是一个从我们这里逃掉的男工,在外面辗转了两年,要回国去,当年匆匆出逃时还有存折丢在公司,内有50万存款。

原来所在公司当然不愿意。说花了本钱招的工人,逃掉之后,工作受到损失。而且,对他不薄,私下还有奖金,他这样背叛我们,精神上很受伤害。所以存款有权没收。
入管局的一贯指导是,不管非法与否,劳动所得还是有权得到归还。
好说歹说,让原来公司交出存折来。但是社长一家,无论如何不愿再见这个人的面,只好我们接收机构派人去给钱。------也就到我头上了。

这种黑户口的人,一般以为逃出去之后可以一攫千金,又不受管,不必在指定的会社工作。但一旦出走,发现事情没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宿舍没有了,要自己租房。房租占到工资的一半,生活用品也都要自己买。
没有身份,也没有医疗保险。生病只好睡觉,自生自灭。
外出怕警察。问到身份证就要遣送回国。
用这种非法人员,国家有重罚制度。所以工作难找。
即使找到工作,人家会压低工资。

约的是晚上8点。我早些到,熄了火,关了车灯。看好路口。
8点过了10分钟,一个骑车的人来了。羽绒衫,鸭舌帽,认出是Y。出去叫住他------最近对这种恶人恶事尽量不生气。生气也累的。
没有表情地问了一句:这两年在哪混?
他象被马蜂蜇了一口,大声说:不要你管。
-------我还懒得管。把钱给他,让他数。一边观察他。人还是认得出,不过瘦得已经没有原来的样子了。三年前来日本的时候,圆脸,小城市的一般人家出来的孩子,嘻皮笑脸,有点小地方的流气,身体厚实健康。
现在,脸很瘦很刻薄,数钱的手,爪子一样地嶙峋。穿得厚,只看到这些,但是知道这两年,一定是吃尽苦头。
还有表情的不同。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脸,没有一丝笑意,神经质,多疑,警戒・・・
数过,签字摁指印。他忽然低头鞠了个躬,说谢谢。
我“嗯”了一声,不多话就上了车。心里想,女人,气大着呢。

回家路上,想到一句日文:人过了40岁,就要对自己的脸负责。
----意思是,一个人,什么样的心态,就会有什么样的脸。
做坏事,慢慢就会有坏人相。
年轻时可能还有天生,越老越有后天的成分。
只希望自己做事坦荡,老了有张可亲可敬的脸吧。

遇到红灯,赶紧翻下镜子,看到里面疲惫的自己。
(后记:Y现所在会社,明知故犯,我们敲诈说要报警,拿了一笔钱来补偿Y原所在会社。)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你多保重。

aki said...

谢谢啊。我很注意自己的。好在表情温和,没有人会来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