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0, 2006

一个不够俩,两个不够仨

(棉花糖,吃过没有?)
和成子一起吃饭。(在《成子的故事》中提到的那个)
成子是一直以来的密友。代表了我的另一种可能性。所以一直以来,密切关注着她。

她的女儿,桃子,上了小学。儿子也已升入幼儿园的年长班。
成子说,今天早上,拆掉自行车上的小椅子,想到再也用不着了,忽然眼泪夺眶而出。
孩子长大、独立,最寂寞的是妈妈。
自己也不知伤了母亲多少次心。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恐怕就是“不要你管”。

成子说,真的很想再生一个。一切从头再经历一次。只是经济上不允许。
我说,他们长大,你和治郎君可以重回两人世界。成子答:就是不能啊。一个男人,不可能又当你是妈妈,又当你女人,还当你小孩子一样地呵护。
其实他们也算是一对要好的夫妻了。还是有这样的烦恼。
“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共衾了。”成子吞吐道。
“过了35的男人,没有那么贪是当然。还有,你可以去工作啊。这样就没有必要去依附他”。我又在出馊主意。
成子说:“我不是个独立的人。毕业后做的银行接待,也不过就是到结婚的过渡。所以只有这样抓住他,依附下去。”

不独立也好。
人类的DNA里面,包含了这种爱情的不长久和不确定性。现代女人,识破真相,不敢相信一生一世的爱情,宁愿靠自己。所以出现诸多社会问题。-----不知恐龙是不是就是这样灭绝的。
我们在短暂的爱情之后,会想去依靠一些实在的东西,比如孩子。聊以慰籍,也是贡献。所以种族得以繁衍。
还是谢谢成子让我们后继有人,生生不息。

2 comments:

jiajia said...

那个小女孩便是momoko么?真是可爱。

aki said...

右边那个是桃子。日本娃娃一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