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02, 2006

日子可以这样单纯


星期六了。这个星期真是过得很快。
人在忙和累的时候,往往并不觉得漫长,而是飞快。这周,几乎是坐下来一刻都没有过,永远地飞车跑在路上,永远地在讲话,对着不同的人,永远地写着公文。
上午约了两家公司谈判,下午处理了一个劳工的事。到了傍晚,想起欠一个小女孩子一顿甜点。---早就许诺说,带她去一家好吃的店吃parfait。(不知道中文叫什么)。

于是去Orange Farm,我的隐居的家。一家年轻男孩子们的店,门口是他们自己种的花。红砖砌的墙,枕木做的花坛。这个季节,到处都开着堇花和郁金香。这里也是。但种法不同于我的仔细轻巧。他们拿巨大的威士忌的木樽,锯成两半,种满彩虹色的堇花-----这个品种,苗就很贵,去年才推出的。基色是粉,向花瓣外缘去,包含了各种颜色,奇异得都叫不出来名字。
但就是知道,彩虹一定就是这样的。

郁金香更是随意地种了一大片,各色交杂,没有刻意地划开,更显得自然天成。
有木头花盆,铁箍生锈脱落,也只是拿个粗麻绳绑了两道,防止散开。

店里几个男孩子,做的甜点也是好看可口。Parfait是我必吃的。连着吃了几次,偶尔会改口吃一次清蛋糕,日文叫“シフォンcake”,来自法文的“绢”,因为细密松软,是我所知的蛋糕里最优雅的一种。入叉的瞬间,弹力无法比拟。

坐在店里,叫了一个芒果,一个草莓。看店里的观叶植物,幸福树叶子碧绿宽大,沙罗双树有着大肚子的根,已经高到天花板,不知再长下去怎么办。叶子就从天上千丝万缕地垂下来。还有一株扶桑花,这个季节,只有叶子,也不怎么绿,因它生于热带,现在还不是正时候。

Parfait端上来了。两个极高的圆锥形杯子,极长的勺,螺旋形的冰激凌尖尖地在最上面,堆得要掉下来的水果,下面有打得松软的鲜奶,再加一层水果,再加一层香草冰激凌,再加水果,圆锥形的底部,是大红明亮的自家做的草莓酱,咯吱咯吱的籽,酸多过甜。
可以挖来挖去地吃,也可以从上面小心翼翼地吃下去。一杯要700块,相当吃顿饭的价钱,奢侈得心满意足。

这家店,开了好几年了。几个男孩子,亲力亲为。看上去时髦的样子,并没有影响他们对食物的研究,包括咖啡,意粉,比萨,都是地道。
男人的味道------恰到好处,又不托泥带水。

周末午后,欣赏着男人种的花,和小姑娘安安静静对吃着男人做的甜点。
希望时光就一直这样温暖平静。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美味そう!私も食べたくなった

aki said...

甘いものは殆ど食べないが、アイスだけはいくらでも食べる私。
しかも、太らない。へへ。

Anonymous said...

把小姑娘拍得更可爱一些,拜托。mister

aki said...

还好嘛。下次注意。

said...

好像国内是叫“芭菲”?:P
很偶然经过你的博客,谢谢你的文字。

aki said...

芭菲,也蛮好听。
这么老的文章,居然给翻出来啦。

said...

嗯嗯,就是从最最开头慢慢看下去
想起曾经在东京待过的一个星期....老是觉得学日文或者在日本生活过的人,性格和态度都会温驯很多:P

aki said...

日文说起来,每个音节之间,没有长短区分,也没有抑扬顿挫,形成一种平稳的语气。
地理因素,小小的岛国,与外隔绝,自己国家用心搞搞好,就可以太平。
所以国民基本没有急躁的情绪,总感觉很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