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6, 2006

枕草子〈二〉

第七十二段 相距之远,以致无法比较的东西
相距之远,以致无法比较的东西是:
夏天和冬天。
夜与昼。
下雨天和晴天。
年轻人和老人。
笑的人和生气的人。
黑与白。
好感与厌恶。
蓝色和黄色。
雨和雾。
还有,同样是那个人,失去了爱情之后,看去简直是另一个人了。

第一六三段 曾经光耀一时,如今一无用处的东西
曾经很光耀一时,如今一无用处的东西是:
旧得缝线都露出来的织锦包边的榻榻米。
唐绘的屏风,裱装已破。
盲目的画家。
长有七、八尺,褪成红茶色的假发。
褪色的葡萄染的织物。
老态龙钟的好色男。
庭院的树木已被烧尽的宅子。如果宅子本身多少还有些风情,更是看不得。只剩个水池,上有水草,象恶作剧似的蔓延生长,看了觉得无奈。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没看过原文,估计也看不懂。这个第72段就是罗列反义词的样子,倒是比较容易理解。只是雨和雾为什么就相距甚远了,不太明白。浓雾生雨,细雨带雾,感觉是很亲近的兄弟俩呢。mister

aki said...

作者是一个很重感觉的女人。中年时候写这个书。没有任何道理,只是感觉。
我想,她是指看雨,看雾的气氛,的确还是不一样吧。
原文好在字字有韵。干净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