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1, 2006

忘都草


下雨了。却发现丢了伞。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下的雨,去过哪里,一点都记不起来。
过了清明,已近谷雨,雨下得啪啦啪啦如麻。仅仅是出门跑到车上,为了保护手上的文件,头发和背已经湿掉。
日本的民风,颇有些路不拾遗的味道。我的伞,丢在哪里,估计也没有人捡回去。-------我的橘黄色的画满了心的伞,细细长长的柄,可以晃当晃当挂在手腕上。白白地在哪里的门口看着雨,只等旧了被扔掉。一把旧伞的垃圾处理费为200日元。还不如给谁拿去,继续用着,倒也不可惜了。

晴天就忘了,下雨又在找。都有这种经历吧。

正好今天,4月11号的生日花,是“忘都”。一种蓝色的小轮的单瓣菊花。其实还有其他颜色,但觉得,“忘”这个字,应该是蓝的。
承久之乱,顺德天皇被流放到佐渡。每天想起都城,在海浪和松风中,寂寞地捱过每个日子。有一天,忽然发现院子一角,一朵白色忘都草静悄悄地开着。
天皇看了一会儿,终于说:“我曾经多么怀念都城,看过此花,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能够有一刻忘都,也是好的。”
天皇在佐渡,过了22年。
这花,因此得名。
花语是:别离。片刻宁静。

来到异乡,已经有八九年。梦中不知身是客。那我的这一生,不要是场梦罢。

3 comments:

mistman said...

是啊,可以忘都,难以忘乡

mistman said...

下次别把自己给丢了。。。

aki said...

买了新伞,天就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