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7, 2006

果汁,香蕉,人生。

一堆小孩子到家里来做客。随她们去玩。反正没有碰不得的东西。偷了化妆也不在意的。我和他们的妈妈说着话,听她们抱怨着老公,炫耀着孩子,诉说着自己的辛劳。
楼下有一间榻榻米的房间,孩子们席地在玩过家家,串珠子,拿牛奶盒做玩具等等。亮介是唯一的男孩,也给姐姐们设定为一个婴儿,四脚朝天,不许说一句人话。

玩了一会儿,叫他们来吃东西。事先知道他们来,所以买了果汁在冰箱里。
排了5,6个杯子,有个小妹妹很小,就特别给了她一个塑料杯子。别人都是成套的各色玻璃杯。
然后拿出一串香蕉来,让他们自己分了吃。
看他们叽叽喳喳,6,7岁模样,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说话清脆可爱,还是小孩子腔调。大家都在抢那个与众不同的塑料杯子。我说内容都是一样的,他们不听。香蕉呢,都在抢那根贴着标签的“fresh & sweet”的。
告诉他们这没有意义。他们说:“看上去不一样,觉得那个有点不同的,味道好些。”
······

晚上有个朋友打电话来,说了一会儿天气,工作。忽然贸贸然地冒出一句:“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你说。”
回答不出来,笑着搪塞,说,想想看,我也不知道。

晚上在床上躺着,想到白日里的孩子们。我想,人生的目的,不过是杯子里的果汁,和皮里面的香蕉罢了。花俏的杯子,与众不同的标签,里面的味道,都还是一样。
好在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思想的人,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照片里面,我们也曾经这么小,这么可爱。)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人生的目标是什么?从四月一号开始我也经常在想这个问题,到现在已经18天了,还没出结果呢。如果风花想出来,不妨在帖子里说一说
花田

aki said...

荣耀是别人眼中的。
幸福是自己的。

Anonymous said...

想不到你与我一样,这么晚还没睡

我现在觉得自己过的不幸福,是不是要换一下工才好呢?

花田

aki said...

我睡得很晚的。清晨料理院子,白天工作,晚上画画,家事。
工作中是感觉不到幸福的。但是随之而来的一些东西,信赖,朋友,成就感,见识,经验,-----这些东西的价值往往超过工作本身。

Anonymous said...

我会继续努力的,
但好像女生很晚才对会很容易变老的,你要早点睡吧。
花田

aki said...

老,嗯,老了就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