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2, 2006

黄四娘家花满蹊


院子里的June berry,一年一度地开了。
新叶尚未抽出,满枝开得飘飘的花,不象梨花的压枝,却是像要飞起来似的。
白色“大”字形的花,像日本神社里人们抽的签,然后一边许愿,一边把那个白色条子绑在树枝上,以期如愿。
那么,这棵树,究竟会实现我的多少愿望呢?
这样比喻了一下,心下顿生希望,每次进出大门,都是欢欣鼓舞。
------其实自己都没有想过,要许什么愿。
如果只选一项,就健康吧。看,连许愿都这么现实。

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是不是在于,大人的愿望,都在能力范围所及,或者只差几公分的地方。
小孩子的愿,则是高到天边云端的。

记得去年圣诞,问桃子,你要圣诞老公公给你什么?
她说,我要一根魔杖,举一举,就像灰姑娘的南瓜变了马车,老鼠变了马,狗变了御者一样,什么都可以实现。

啊,梦想成真。可怜的我们,连梦想都快要没有了。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远一点,不现实一点,力不能及一点···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赫赫,这不是挖坑让人跳吗?!
要是有那种远得不现实,高到天边云端的梦想,又胆敢说出来的话,就会被你视为小孩子的。
不过,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让你乐一下,说一个无妨:不远万里登月见嫦娥去。

Anonymous said...

sign:mister

aki said...

原来还有此等梦想。可嘉可喜。
很多人,有了也不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