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5, 2006

看了一本感动的书


妈妈,你好吗?
我很好。
因为是母亲节,所以给您写信。老师说:“给妈妈写封感谢的信吧。”所以我使劲儿写。隔壁的太郎写道“谢谢您每天给我做饭”,羞死了。所以我只写我的心里话。

想说的话1
妈妈的口头禅“听懂了没有?”您老是最后加上这一句,不是吗?
“当心汽车,听懂了没有?上课的时候不要和香子说话,听懂了没有?不要拉太郎的头发,听懂了没有?”
今天早晨还在门口,说了好几遍。太郎和香子都等在门口,我脸上装着笑,心里是很羞耻的。

妈妈,我不是小婴儿了。我是小学的4年生了。“听懂了没有?”你不说,我也懂。不要担心。还有,上课的时候,我没说话。以前有,最近安静得很呐。每天练足球,空手道,钢琴,英语,累得要死。我在教室里大概都是在睡觉。
太郎的头发,好一阵子没有拉了。一星期前,闲着无聊,扯了几下,后来太郎无缘无故剃了个光头。所以现在只有摸摸的份。
所以,妈妈,不用担心我。
听懂了没有?

想说的话2
“像个猪圈!”请你不要找借口,私自打扫我的房间。
我不是猪,我是人。
妈妈您可能喜欢整整齐齐的房间,我呢,非常非常喜欢乱七八糟。干净整洁的地方,我无法安定。
搞得一团糟,被那些值得怀念的旧东西包围着,我的心里温暖得很。

去年冬天的事件,还记得吗?
“像个垃圾桶!”您把我的宝贝都扔了。我受了刺激,一星期没和您说话。您可能已经忘了,我可不,还气着呢。

一塌糊涂的画,是幼儿园时,太郎把沙子浇在我头上,一个人边哭边画的恐龙中的一张。画里的我,那么强壮,“喔--------!”从嘴里喷火。不是血。你还说是壁虎。

青色的石头,是我收到的香子的第一份礼物。
1年生的时候,我爱哭。香子捉弄我,我哭了一整天。她哄我开心,说“老哭,不好啊,嗨,送给你!”
我觉得自己顿时像个英雄。不知为什么,后来我就不怎么哭了。

那双破球鞋,是去年运动会,50米跑,第一次赢了太郎时穿过的。高兴得要命,还想穿着它跑下去。但是小得穿不上了···
长颈鹿的布娃娃,是我小的时候,家里还有爸爸的时候,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我总是抱着它,咬咬它,脖子都几乎要断了,还有点发霉。但是您知道它对我很重要的。
霉嘛,洗洗就好。新年的年糕,发了点霉,你用刀刮刮,咱还吃过。不要扔。

净是虫的榛子,绝------对不要扔!2年级时,那个可怕的老师妈妈你忘了吗?每次忘了东西,回答不上问题,她就冲我吼,罚我站。
我不想站,在学校的后山躲起来了。妈妈您逃了班来找我。以为您会骂我,结果您一点不生气,说“夕阳,多漂亮”,然后一声不吭地和我捡起榛子来。------这是那个时候的榛子。
回家路上,我们买了冰棍,两个人轮着舔啊舔,那个棒头我也留着呢。

···但是,现在都没有了。没办法。还会有很多东西会留下来的,我不寂寞。
不要担心。我的房间,交给我自己吧。

最后一个,妈妈你叮叮当当地做饭,卡啷卡啷地洗衣,“没忘东西?”问了我,就嚓嚓地踩着高跟鞋上班去了。
“真帅!”香子很敬慕你呢。但是请你不要太加油。
不要穿高跟鞋摔跤。

零用钱花光了,穷得不得了。只买给你一朵康乃馨,再送你一张洗碗券。
谢谢!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啊,你在日本长大?
花田

Anonymous said...

不好意思,我可能看错了,你写的是书中主人公的话,
花田

Anonymous said...

一个9-10岁的丫头,写得这么好,前途无量,后生可畏啊。
mister

aki said...

花田,是本小说。《お母さん、元気ですか?》译过来的。因为看着喜欢。

aki said...

mister,怎么看都是一个皮大王的小孩子啊。有这么样的丫头?
不过小孩子写得这样文章,胜过大人费尽心思。原文也不错。可能在译的过程中反而失色了。

Anonymous said...

继续关注

aki said...

どうぞ注目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