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3, 2006

色既是空

大清早TORA在楼下大声地叫,叫声凶猛而激动。很不象平时单单催我起来散布那样。外面好象也有狗叫,隔着院子骂架的样子。
休息天,想多睡一些,但是睡不着了,下去看个究竟。如果没有异常,准备敲TORA的屁股。
一看窗外不得了,两只野狗,一黄一白,彪悍结实,正踩着我的花苗,趴在窗沿上,贼喊捉贼。
这个季节,迷路的狗最多。有时开车都撞上正在穿马路的狗。猫也是,叫得如哭,跑得轻灵矫健,而且猫科动物的习性,是走了还要回头。所以撞车的猫比狗多。乌鸦其次,蛇再其次。
春天,是恋爱天。常常有狗,不顾主人的疼爱,扯断绳子或者挣脱颈圈,奔向爱情去。结果呢,有的撞车,有的饿得形容枯槁,有的最终当了野狗。猫就更不用说,本来就没有束缚,飞檐走壁,走到哪里纵欲到哪里,游击队似的。

TORA好在是养在室内,未经巫山。所以不是太吵。去散步,他本能地嗅到哪家姑娘生理的气息,赖着不走,分析完还要追踪。我只告诉他,那是老虎尿的,别理。
但他回家后,还是会念念不忘那只老虎,怅然若失,长坐于窗口。
今天上午,叫“小侬”的狗的女主人经过,我在外面浇水。她说,你家的狗,表情好哲学呢。
真不知这个混蛋怎么哲学法了。只是觉得他无赖。不干活,吃我的饭,睡我的沙发。小时候咬坏我多少双鞋子。不管人忙不忙,催着要散步。打雷天又哆嗦着来依在脚边。骗取我的爱情。
大了居然要闹恋爱了,哼。

说到吵架呢,那两只上门来吵架的狗,见我举了只拖鞋,就虚吼了两声,说,好男不和女斗,逃之夭夭了。戴着颈圈,看来是家养的,色字当头,背主叛逃的货色。

回来想想,觉得自己只是为人子女,没有想过父母的感受。是不是像我对TORA。养了你,却去爱别人。
所以天底下,婆媳不和,丈人都恨女婿。
日后为人父母,只可给予生命,不可占有他的人生。他说爱上某人,我只问他:对方是不是也爱你。
出于自私的意见,当一概缄口。

正好是雏菊开得丛丛的季节,有个好玩的游戏,流传很久。
摘一朵雏菊,不论颜色。一瓣瓣扯去花瓣,一声声问: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我······
最后一瓣,你数到了什么?

如果是爱,其实还是不够。我只对我的孩子说:
第一,不要爱对方,爱得没有了自己。
第二,互相为爱牺牲的种种,不要加在对方头上。记住,是你自己情愿。
第三,不爱,无法改变。爱,时时刻刻会变。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啊,养猫不是比养狗好吗,养狗还要成天陪它去散步呢。
花田 

aki said...

天气晴朗,又不是很忙的时候,散步真的是种享受。
下雨下雪天,有双长统的雨靴,帕塔帕塔无所顾忌地踩着水,有种肆无忌惮的快乐。
猫太喜怒不形于言表。狗直率。

Anonymous said...

AKI,早上好啊,你起的好早啊,今天的8点9分,又发现你在天涯上了。好高兴啊。
花田

aki said...

其实6点就起来了。做了一堆家事,洗了毛毯,才去看一下天涯上那帮熬夜的人,昨晚聊了什么。
现在发现,发贴不如跟贴,跟贴不如看贴。所以最近默默地看得多。
花田最近也不是很热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