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3, 2006

借这里回个信。

收到你的信。
怎么忽然说起梦来了呢。
以为你是很快乐地在玩,游刃有余。夜间的思想,居然是这样地莫名其妙。我不是个解梦的人,不知什么意思。

觉得最为不堪的分手,是互相都以为,从此还可以常常地相见,拉一拉手,说:别来可好。
然而,却是从此天涯。
早知道今生不见,分开的时候,要怎样地热泪横流,又要怎样地贪恋你的肌肤。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见过面了。想来还是旧日模样。看三三两两的信,多少也是可以揣摩得出你的热闹依旧。

不会来增加你的负担。你是要天下女人都来爱你的。有了生理、安全、亲和、自我,最好也最不好的欲求,是自我实现。有些人,是要靠他人来实现、证明自己的。别人眼中的自己,和你真的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可悲的,莫过于,想要所有的幸福,而丢了最大的幸福。
说的是你。

痴人说梦。年少的时候,很想很想一个人的时候,希望梦是双向的。可以你来,也可以我往。-------我来见你了。请你来入我的梦。等等。
现在觉得,爱了,不要以此要挟,给对方负担。不爱了,不要去伤人。
其实爱与不爱,可以是很个人的事情。而不是双方。于是那么巧地,互相都是很爱的,那就再好不过。

不多说了。多说了无端端又生些情出来,就不好收拾。
总之觉得你说得再好,不过只是希望锦上添一枝花。
所以也不特别地回信了。
常看看这里,也可知我生死。
当年,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是要落到这样,互相知个生死都好难的境地。

喜欢的诗,送给你:
如春在花,如盐在水。
如无却有,悒悒莫解。

茧中有蛹,化蛾能飞。
心中有物,即之忽希。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哈哈,这是AKI给旧情人的信?
花田

Anonymous said...

糊涂的男人和明白的女人。
之所以糊涂,是因为不记得“好马不吃回头草”。
之所以明白,是因为还没忘“开弓没有回头箭”。
mister

aki said...

花田:是啊。不想写到信箱去,那样好象我还恋恋不设似的,我要“哼”地不睬,等他来求。

aki said...

mister 我是一朵花。不是草。
如果丢得太懊恼,是会想回头的。但是往往回头的感觉,已经今非昔比。

Anonymous said...

对,对,忘了,你是那朵不做锦上之花的那朵花。
再精美的瓷器,只要裂过,无论怎么修补,都不能无视裂纹依然存在的事实。
mister

aki said...

这话有道理的。有时候,隔得久远,都忘了当时也是有原因才分手的。

Anonymous said...

Hey what a great site keep up the work its excellent.
»

Anonymous said...

Greets to the webmaster of this wonderful site. Keep working. Thank you.
»

Anonymous said...

I find some informa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