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3, 2006

容易一年真可叹


早些时候,有个朋友叫我写个流水账的作文,小学生水准,《我的一天》。想想自己不是名人,写个吃饭睡觉,谁看。
不过想想,周围的人,常常问我:你每天到底在想什么?
可见我是时时刻刻心不在焉的。象一个男人的脑子,专心只能一件事。所以我是个永远专心于现时现刻的人。比如昨天一天是这样过的。

早晨去上班,看到路中间扔了一只拖鞋。想,拖鞋的主人,是走着还是跳着回家的。

开了车窗,这一段开阔,路边没有警察的测速埋伏,开到80公里。我的限速,是法定加30。标有40的路面,就是叫你开到70。数字是比较保守的。
无数的花粉,肉眼看不见,以80公里的速度飞进我的鼻子。喷嚏打得如喷泉。很想拿把牙刷,把鼻子翻过来,好好地刷个遍。
稻科花粉,小时候长在鱼米之乡都没有这个问题。真是造反了。

到了事务所,大声地说“早上好”,一天的开始,就应该是这么爽朗的。脸上几个青春痘-----不青春了,这个年纪的痘,叫作“吹出物”。她们总说我睡得太少。睡觉干嘛,浪费。
每天都是自信满满地出门。因为每一天,都是余生里最年轻漂亮的一天。

裕子穿了件少见的紫色衣服,恭维说“今天你好鲜艳”。------夸奖一个女人,永远是接近她的捷径。但是女人夸女人,多多少少不肯正面夸她漂亮。只说些擦着边的赞词。唯恐夸多了人家,自己就打了折扣。

事务所后面的铁塔上,乌鸦做了一个窝。雏儿在学飞。妈妈急得呱呱叫。
很多人羡慕鸟类自在飞翔。翅膀,有它的代价。我情愿用双臂,紧紧地,拥抱我爱的人。思绪万千,驰骋了好一会。

X子好心在给后面的无赖房客-----野猫们喂食。虎皮猫的父母,生了个“三毛猫”,黑、白、茶,三色。还是爱护有加。好气量。人类有些父母,往往看不惯孩子不如自己的地方,而忘了夸他们胜过自己的部分。

野猫妈妈带着满月小猫来吃饭。看着可爱,想要摸一摸它,结果它“吓”地一声,弓着腰生气了。想到外婆的话“强盗女儿贼外甥”。此话有理。

做了一天无聊的事,接了无数电话,写点干巴巴的文章(他们不叫我写拿手的东西),骗到一天薪水,下班了。

去到超市买菜。早晨的那只拖鞋还在。要么是只有一个腿,买了扔掉一只罢。这个理由,很可信。也就释然。 从此放下。
超市里看到一个胖阿姨。在想,她是先穿了橡皮筋腰的裤子才胖的,还是胖了没法,才穿的呢。

回家看到我的狗,早晨出去怕它饿着,盛了一碗狗饭在那里。一动没动。当一碗饭放在那里,随时都有得吃,你就不会想吃了。所以,结婚制度野蛮无理,妨碍激情。即便是恋爱中,也永远不要把爱人喂得饱饱地。垂手可得的爱,没有人会珍惜。

打开电脑,看看OUTLOOK。看到旧人的信,想想那碗永远堆成山的狗粮,决定不回了。

照片是六月樱桃结果的样子。红红的果子,挂满树枝。收获,总是快乐的。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哈哈,今天东京的花粉比去年少很多了,不是很难受。去年的花粉真的很要命。
花田

aki said...

一年比一年重。简直要命。
所以最近吃了药,晚上睡好多。没有时间来写东西。

Anonymous said...

得花粉症是入乡随俗的表现。
看来我还需要努力。
mister

aki said...

这种东西,没有也罢。
不过,装哭很容易。

Anonymous said...

看来再恶劣的事物都非一无是处。
mister

aki said...

呵呵,什么年代,男人也要装哭了呢。

Anonymous said...

Your are Nice. And so is your site! Maybe you need some more pictures. Will return in the near future.
»

aki said...

Thank you and your comments.
I'll try to never stop writing.
I like it.

Anonymous said...

Nice! Where you get this guestbook? I want the same script.. Awesome content. thankyou.
»

Anonymous said...

I find some informa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