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8, 2006

泛滥的“一次性”


买了一把刀。从小就喜欢刀。
用来带着散步,看到好玩的野花,就割回来插一把。或者削铅笔。卷笔刀削出来的,太尖,捏的地方又太短,不太好画画。
这把刀,是从木匠用品店买来。
那种店,很少女人兜来兜去,拿把刀在手上比划。顾客都是一些工作服的男人。(日本的木匠,泥水匠,都穿着裤腿宽大的工作裤,不太明白是什么道理。
不知是不是,撞到、切到的时候,有个裤子作为障碍呢?)

细细地画了玫瑰在刀鞘上面。
对于东西,都有很深的感情。不喜欢随手就丢。现在“百元均一店”都有各色的东西出售,有的东西,便宜得惊人。一百元买来,用了扔掉,大家也就不觉可惜。
随便买,随便丢的时代。是因为富足,还是人,已经不大对东西寄托爱恋了呢。

比如衣服。追着太时髦的款式,今年买的,明年再穿在身上,就怎么看都象古董。应该说,不时髦的好东西,也就不会过时。
一直认为,过了25岁,就应该有自己的fashion了。那件衣服,放在店里,一看就是为了自己去穿的那种直觉。

比如车。有的人不停地换,二手卖出去,趁还新的时候,也不见得亏多少。至今卖过几部旧车,总觉得,留下它,自己开了新的回家,很是抱歉。怕它埋怨,脸上心里都不敢雀跃。只希望下一个来驾驶它的,是个细心的人。------不比离婚的男女,诅咒对方找不到比自己好的,永远念着自己的自私。

比如爱情。不好了,还有无限风光在后。不是的,同样的爱情,再不会重来。
现代的社会,这样动荡。人与人,好象只有肌肤相亲的那一刻,才觉得真实。也就多了许多消耗品似的的爱情。

一样东西,如果觉得,坏了就扔,那就永远不会去珍惜。
一段感情,如果觉得,大不了重新来过,换一个人,那,一定是不成就的。
总是这样认为,所以就是一个凡事执著的傻孩子。

大人花了很多钱,买来的玩具,小孩子玩厌了,碰也不碰。有时候问他:“这个不玩了,扔掉啦?”小孩头也不抬一下,说:“好的。”
小孩子自己,花了心思,画出来的一张不知所以的画,或者一个用牛奶盒贴出来的汽车,大人想扔,他都不许。
为什么。还是看有没有用心,花了力气和心思。

而我,对于买来的东西,都会花一点功夫,可能拙劣,但是却是唯一。于是变成自己的宝贝,爱惜非常。

旧时的老鸨,现代酒吧的妈妈桑,都是谙熟这一套的人。先骗你的荷包,掏你大量的银子,喝了无数次酒,才可以近前一亲芳泽。也不喂饱你,时时吊着你的胃口-------今天有别的客,明天来例假。最后要她从良,那还非把身家性命都花上去了,才肯放人。
一个男人,花了多少钱在女人身上,不舍,就会有几分。男人于女子的难以罢手,往往由此而来。

但是一些正直女人,要宣誓自己无他,唯有爱。所以就不肯在经济上得到男人的资助。好象用了他一点钱,就是玷污了纯洁爱情的名义。
自己也曾经这样傲气,提到钱财,好似肮脏不堪。结果有的时候,被一分钱逼得要死。
现在也还是改不了的脾气。

想说,作为道理,年轻的女孩子,记住这一点,不错的。不是教你财迷心窍,是说,爱情,加重一点份量,或许让对方更不会看轻。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到好玩的野花,就割回来插一把”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mister

aki said...

这个季节,有好看的蓟草花,粉色的球球,拿回家,居然风雅得很。还有各色的矢车菊,那叫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