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2, 2006

彼岸花 〈二〉


去喫茶店喝咖啡。到中午,那里一般都有说得过去的午餐。不想去那种一家人去的饭店,一到周末,到处都是乱跑的孩子,和演着好人的夫妻。
香里总觉得,他们都是做出来给别人看的,同时也是说服他们自己,安分守己。至少在这一天,扮一个善良的妻子,一个顾家的丈夫。

常去的咖啡店是豆茶坊。有着各种配方的豆,结果总是喝那个original。带点酸,香香的,不是那么苦。

在停车场,就遇到了爱子。爱子打扮怪异,看不尽全身衣装的机关,东一块,西一片,看着倒也协调。她是个对衣物感性很好的女孩子,什么东西,到她手上,都能搭配个新奇出来。时装店的店员,天生的色彩感觉。
爱子是个单纯而快乐的女孩子,有个差不多大的男友,互相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所以也就很好。

“香里,今天晴了呢。”
“是啊,还以为雨会下个不停。今年的梅雨,也够长了。”爱子的快乐,感染了她,几乎令她忘记脑子里,他与小孩玩耍的情景了。
爱子的男友,去了金泽出差。晚上才回来。所以星期天和香里一起。
平时他们也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想要见面,随时都可以,也就没那么分秒必争。
香里却是贪恋与广司的时间的。每一分钟,都是他偷出来给她。而且,总觉得,爱一分便多一分,聚一天却是少一天。

点了一个比萨。香里喜欢吃anchovy------腌过的沙丁鱼,又腥又咸的,还有一些墨鱼的圈圈。所以爱子总取笑她说,你是喜欢一些离奇的东西的。你是只贪腥的猫。
爱子在菜单上游走了半天,只叫了一份意粉。茄汁肉末。她喜欢一个一个吃过来,然后评论一番,就事论事,到此为止。
香里不同,她只吃自己中意的东西。偶尔也试试别的,觉得还是原来的好,也就不再乱试了。有可知的美味在那里,何必浪费。

就像她,尝试过一些别的恋爱。广司是不知道的,说了又怎样。
她觉得,不说,是为他好。因为自白的人,有可能因此就减轻了自责和负担。但是另一方,却是不好受的。
情愿不知道的人,又何必多事去告诉他。
三三两两的小小恋爱,都不如广司那样地费人思量。平直简单的游戏,她不要的。
她要的,自找的,就是这样,要的,却得不到。或者永远都是别人手里分给她的一点点。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留在他手里的另一半。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给了自己,恐怕也就没有了诠索的兴味了。

咖啡先上来了。空调有些凉,所以烫烫地喝下去,一路温暖着胃。觉得这样安逸的午后,真的希望一直可以这样坐着,沉溺下去。
咖啡店的窗外,爬了一墙的牵牛花。大朵的,粉色,淡蓝,只开在清晨,中午时分,渐渐收拢,只往谢里面去。

*香里------KAORI
爱子------AIKO
广司------HIROSHI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第一次看风花MM写小说,还有点不习惯
坚持下去,我接着看 somedancing

aki said...

就觉得好玩,所以写写看。
千万不要把我摁到座位上去。>#<

Anonymous said...

那就把你拎起来,捧到空中,然后手一闪。。。哈哈。
嗯,到目前为止出场的人物都是日本人的感觉。
mister

aki said...

No.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