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1, 2006

彼岸花〈七〉


香里的公寓,离公司30分钟的车距,广司家在反方向。
比起一般独身女子,她很爱整洁。几乎有些不要任何装饰的无机质的感觉。
因为不喜欢嘈杂的东西,所以她的室内,多为“无印良品”,中性,实在,朴素。没有很多的卡通或者草莓图案,只是白色和灰色。

广司进屋,照例说声:“我打搅了”。香里喜欢这样被尊重。
她也不喜欢家里有男人的东西,人不在的时候,东西好好地在那里,看着会难过。还是春去无痕来得好些。广司有时候会在她边上各自看书,互不相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却比独处好得多。
用“相亲相爱”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可能确切不过。人对于爱的方式和被爱的方式,各有偏好。有一方不合的话,都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
相亲相爱,其实要的是两个人的爱,就像天平的两端,始终保持平衡。但这往往是短暂的一瞬,总有那么一方,跨出去,重了或是轻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平衡,不要太过表露内心。

苦的一方,当然就是爱得更多的一方。而且他们的恋爱,虽然甘美,却又是这样伴随着危险。
今天,如果今天我的爱不能告诉对方,我能不能睡着?不能想象还有明天。如果今夜,我们一方有谁死去,我的爱将永不能见到她的眼睛和明天的太阳,就那样漂在宇宙里了,散了。
-------很多次,广司下楼回家的时候,心里这么想着,按捺不住想要回头去对她说:我是真的爱你的,傻瓜。为什么你不懂。你不会不懂,请你不要装着不懂。

香里以女人的本能,也知道不要理睬他心里的声音,让他焦急,让求爱的过程尽量地漫长,也就可以看得到多久的多美的爱的幻觉。但是为什么总是有那么一团火,要叫她从这个雾里走出来呢。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平衡,不要太过表露内心。”
--觉得他们这样过得也累。
mister

aki said...

现实生活里,的确如此。所以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