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3, 2006

不安定的究竟是女人还是爱情?

Posted by Picasa
莫泊桑于1883年写的《女人的一生》,讲的是一个内心丰富的好人家的女儿吉安奴,在众人的祝福中,嫁给了朱利安。
朱利安在新婚当天,就偷了吉安奴陪嫁的丫鬟,并使她怀孕。后来又和太太的好友,也是他朋友的妻子密通。
小说让我们深深感到吉安奴在日复一日的忍耐中,耗尽了心力,并努力使自己凡事不感。无力而绝望的感觉,甚至使人焦躁。
为什么她不与他分手,为什么要如此顺从。

相比之下,《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红与黑》、《阿道尔夫》等等典型的通奸小说,读起来倒是给我们强烈的感动。
女主人公,无一不是脱逸了道德,爱上丈夫以外的他人,成为众矢之的。看着她们被剥去名誉、地位、身份,最终不外乎是爱的幻灭、绝望、落魄、病死或是自杀。
于是我们在钦佩她们的行动力和野性之余,又笑起来。因为往往这些个偷情的对手,并不值。

恋爱在一开始,都是崇高而热烈的。
恋爱的起因,不过就是错觉与一厢情愿。
那些个自恃明快而有判断力的女人,看着她们犹如摸索在黑暗中,盲目前行,只为那一团诱人的鬼火。我们担心她的下场,但又犹如看着隔壁人家的火灾-----只要不烧到自家,多少有些加虐的快乐。“如果是自己,一定不会那么傻。”

无疑,我们更喜欢后者的主人公。因为我们心底里,对生活的周而复始、伪善、卑俗,已经厌倦、憎恶到极点。我们也想再有心跳的感觉,念着爱人的名字,坐于镜前,看自己眼里久违的光芒。
贞淑的妻子,在假面之后,很多只是------他老了,死了,终于还是我来送他。这样一种自负,令她们终生忍耐。

有很多年长的女友,从她们口里,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叹息:“如果有绝对不败露的保证,我还是很愿意见识一下别的男人的身体的。”
雷那儿夫人、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都没有这样的保身术,只要有机会,有人触到她们的灵魂,接下来的瞬间,就像一团火似的燃烧,成灰。小说中女主人公们的恋爱对象,往往并不值得她们去丢弃和平、社会的名誉,甚至孩子。
爱情本身就是短命的。勇气与果敢,在爱情的结晶作用逝去的时候,那些贞淑善良的人们一齐拍手,嘲弄她们。
然而此时,女主人公们的心理,早与社会绝缘。
她们拿一切,换得了一瞬。

绝大多数的妻子,不愿承认自己心里的欲望与不满,当它是鬼,是蛇。权且沉浸于一些电视或电影的爱情故事(纯爱或者偷情),随之心动、兴奋。
之后她们依旧面无表情,拖着钝感的肉体,泰然自若地回到厨房和自己的领地。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韩国片有益无害。至少看的人,可以光明正大,而且不会怀孕。

我是不看韩国片的。
------自己的性格里面,总有玩火的倾向。而且,要玩就玩真的。

# 读疯子的《心寒》http://c2pid.wordpress.com/有感。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们担心她的下场,但又犹如看着隔壁人家的火灾。。。”
--以这样的心态,旁观着aki玩火,好像有点残忍呢。
mister

aki said...

你看,只有你一个人觉得不好,拦一拦。
所以说,还是看的人多。+-+

Anonymous said...

毕竟都是阶级兄弟/姐妹,还是要讲一点阶级感情的。
就算是对小资分子,也还是要讲一点人道啊。
mister

aki said...

小资,哈哈,我也配!就风花雪月些而已。
火里也有不死鸟的。烧了羽毛变了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