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4, 2006

彼岸花〈九〉


第二天早晨,由美不甘心象往常一样准备了早餐,等英之来吃。她只是默默地把咖啡粉放了一勺在杯子里,然后把面包搁在烤箱的架子上。“早饭自己动一下手吧”------想告诉他一声,还是觉得自己先开口说话太愚蠢,于是就什么也不说,在洗衣机周围摸索。

英之看不到习以为常的早饭在桌上。想了一下,却还是不明白自己有哪里做错了,于是就那样出了门。
男人的背影,总是意外地孤单。由美子在窗帘后偷看着他在停车场的身影,有一阵的眼泪忽然上来。

永远都不能互相理解的,是男人和女人。

“这种心情,实在受不了。真想有个办法逃出去。”由美子坐在镜子前,看到里面黯淡无光、如同戴着面具的自己。
一个上午,在忙碌的工作里面,就那样过去了。
“由美,我们说好一起吃饭的。”香里总是清脆利落。

“去更科好不好?今天很闷热······”香里记得由美子爱吃的东西,和喜欢的店。
真的希望香里有一天能够幸福。这个可爱的、好心的、会疼人的家伙。但是往往这样的好女人,倒不一定遇到有所值的人呢。唉,这个讨厌的天气。连带着什么都讨厌起来了。由美在心里这样大叫着,嘴上强作轻快地回答:“就那里好了,走吧。”

中午的店里,挤满了上班族和OL。
叫了两份凉的荞麦面。
“由美,最近还好吗?和英之好好地?”
“没有从前的感觉了。自己都说不清楚。”由美子回答得没精打采。
“结婚好象也都差不多。过了倦怠期,可能就好了。然后又是下一轮倦怠期,周而复始。”香里安慰她说。却反而听着有些丧气。
“我以为,我和英之一定是和其他人不同的,曾经很自信。”
“自信人人都曾经有过。谁在结婚的时候,想着将来会反目呢?你看大家结婚的时候,都是盛大隆重,极尽所能地打扮自己,还要叫上尽可能多的证人来旁听,啰里啰嗦地发誓,谁都不想再有一次这么麻烦的事情啊。”

或许,人的本能,也觉察到爱情的脆弱,所以要拿结婚这么愚蠢的表演来坚定自己,从此义无反顾。
白热化的爱,终究不会持续得太久。两个人,相逢、相知、恋爱,开始的一两年,就好像是探索一块处女地,充满刺激、兴奋、好奇和对未来的期待。一切的瞬间都因此而闪亮。四五年过去,除非精心地演出,两个人光芒尽失,褪色为日常。-------很自然的道理。

但是,既然成为家庭,要分开,恐怕都很难。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