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30, 2006

彼岸花 〈十〉

快到午休结束的时候,公司忽然有电话打来,叫香里快回去。
一定又是中国的厂家把衣服做坏了。香里本想再跟由美聊会,无法只好回公司。
部长在生气,说中介公司发了订单到下属加工厂,出了错又在推三阻四。香里在公司,一个人可以顶两个人的用处,这种时候,让她直接去交涉,对方就找不到推托的理由了。

不是香里的错,但是每当这种时候,她总有隐隐的歉意。在国外的人,自尊心比较强的,往往会把一切关系自己国家的事揽在身上,甚至有些惭愧。
中国的商人,老派的很多都不上路,以为请吃几顿好饭,送几包高级的茶,就可以什么都好说。服装行业的做事规矩,还一点都不现代化。
而日本做事的规矩,是先有生意,做得好了,才有朋友。

香里准备了一堆资料,定了一下心,开始拨电话。虽然不会咄咄逼人,但是她很有条理,说话也很礼貌威严,对方也就不敢搞什么人情,答应尽快重新赶做。布料的钱由中方承担------其实,他会去逼那家厂赔出来的。这个就管不到了。随他去。

部长他们对香里还算看重。她不象一般的本国女孩子,做事只是为了填补到嫁人之间的这段空白似的。香里很有责任心,礼貌,本分。交给她做的事,一定是完成到十二分。不是自己管的部分,不多插嘴。问她意见,她总是装着无心的样子,带着笑容,说:这个啊,我不是很清楚。如果你要问我意见的话呢,是不是这样做比较好?
其实她是事事都在眼里的。提出来的意见,都不是真的无心的人随口说说而已。只不过一个女子,不愿去搞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遭到怨恨或者嫉妒而已。
周围的人,和中国打过交道的,有的会说:香里和他们,真是不同。从不争强好胜,不羞于道歉,甘于在普通的职位上普通地做事。
-------就好像,平时藏着她的另一半脑子,如同藏着她的中文。

认识广司,也是工作的关系。
香里的公司,同时也做着通信贩卖的衣物,每季出版邮购的书,名叫《Ferissino》,而杂志中所登的照片,都是广司的公司代为找模特,摄影,排版,发行。
初见他,香里手上小心地拎着大堆衣服,套着塑料袋。精心整烫过的,只可以用手指钩着衣架,衣服是一个指头碰不得。广司看上去是很让人放心的那种人------专指工作能力。作为男人,非常地有魅力,怎么都不能放心的那种。
香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连说话都不自然起来。尽量保持着距离,都觉得要被他看穿心事似的。至今处过的男友,相仿的居多,广司却是居高临下的。这个人,在哪里,就会感染周围,令一切笼罩着他的气息。

香里的手指头重得要断掉,广司接过去,不免触到手。香里当时的感觉,只是,如果没有下文,我是要完了。真的很想,很想多知道他,多过这一星点的手指的感觉。而他瞬间的触觉,竟然一直留在那块皮肤上,直至今日。

初相见,只是心惊。
热恋了多久的人,想起第一面,都是会恍惚起来的。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情节,能再曲折一点?
mister

aki said...

下回,谁谁谁楼上掉下来,砸了某人,某人一命呜呼。原来还是蓄意谋杀,侦探查查查。。。
说真的,还有一个男的要出场的,老套,都猜得到。
论坛上都嚷着要看床戏,呵呵,为难死了。

Anonymous said...

那就响应群众的呼声,上床吧。。。
mister

aki said...

写不来。都撕了好几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