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7, 2006

Water lily

错过了讲一个喜欢的花。睡莲。
6月4日的生日花,花语是清纯的心,信仰。
在古埃及,睡莲是种神圣的花。开在尼罗河畔,叫作“尼罗河的花嫁”。在一些古代的装饰和神话中,睡莲的花冠处,日出之神徐徐站起,是复活的象征。

在德国,水的女神Nympha见到人,变作睡莲脱身。所以摘取睡莲的时候,一定要先读一段咒文,而且不可用利器。

在东洋,就是爱情故事了。
湖的附近,有一位叫作“太阳”的酋长,爱上一位美少女。少女的双亲反对,她就入湖而死。这之后,少女见到太阳,就会开放。太阳西斜,她也就合上花瓣。所以睡莲的别名,叫“未时草”,暗示开在未时。

与睡莲很象的花,是荷花。原产于印度。
荷花也是奇妙。每天三点左右就收起来。连开三天,第四天就谢了。好象花魂在数着命日。
要看它开放的瞬间,可以在清晨。很寂静的时候,屏息看着,忽然,“波”地一声,就像一个奇迹,忽然绽放在眼前。

前几年有位考古学家,挖出2000年前的莲子,弥生时代的,居然保存完好。于是种一下试试,居然发了芽。后来很宝贝地种在一片池塘里,叫作“2000年前的莲”。据说比现代的粉色来得淡些。每到夏天,就有人蜂拥着去看。
自己是不想去的。好象一个神交的朋友。淡淡地,缠绵地在心上,也就点到即止了。真的附庸风雅地去瞻仰它,倒显得自己的俗。
荷塘犹如天上,不容凡人践踏。不在眼前,而那近乎有些淡墨的粉色,和2000年前的沉香,却早已在意想之中。

荷花不易到手,还是睡莲比较日常。花道里面,也该算是入得茶室的花了。
取一器皿,琉璃也好,陶器亦无妨。记住,睡莲的插法,一定是一套:
花一轮。
花苞一朵。
卷叶两张。
浮叶二。
立叶两片。
才算入流。

近年的热带睡莲,插法就比较自由些。
很喜欢不同民族对一样东西的多种诠释。文化无限,想象不尽。
可见人的感性,真是深远久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