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3, 2006

随想

听谭咏麟的老歌在车上。不是频繁更换CD的一个人,有时同样的可以听一个月,直到快要被它感染了,才换张新的来听。
关了车窗,车外是初夏。新绿的稻子,房子,车,路,傍晚散步的狗,想着自己的世界,别人的世界。
Allan的歌,如果说象某人的诗,应该是李商隐。唯美,却又透着无常。多情,却又悲凉。很真又很飘浮的一种。

是不是人,都有这样一种需要,深爱着一个人,又同时被爱。
柔情,为他倾泻。
热泪,为他流淌。
所有的甜言蜜语,在唇边荡漾。

等着红灯的瞬间,常常就是那么一瞬间,很多无关的人和事,以及烦恼,会在眼前闪过。忽然心上一阵哽咽,看不清路。看不清自己。只是觉得这么多的人里面,他们都有要去的方向,而我,却是无所依也不知自己要去何方。
我的爱,无望,盲目,忧伤。

金色的夕阳,照进车窗。
如果我是后弈,愿追赶太阳。
望你在天之尽头,等着我的投奔。用你的臂膀,拥我在怀。说,
亲爱的,其实,我也一直等在这里,我亦为你心碎神伤。

一切的怨言,如同一把两刃剑,说出来,自己是痛的,却又这样伤着对方。
为什么爱都是痛苦的。
相爱的人都是傻的。
而对爱,又都是渴望的。
是不是,身体重合的瞬间,才是真的。
又或者,真的,都早已不在身边。
Allan低唱:如倒映水中的鲜花···如飘于风中的花香···。
原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谭咏麟的歌,喜欢的要命,, 当年在学校时,就成天与张国荣的歌迷同学天天做对,互睬对方的偶像。
花田

aki said...

歌是老的好。人是旧的真。

Anonymous said...

唉,人跟人就是不一样,等红灯的时候都能等出如此多的感想。
mister

aki said...

那是因为,快乐的人,和不快乐的人,看什么都不同。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还是古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