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6, 2006

彼岸花 〈十一〉


香里与广司的第一次见面,每句对话至今都好象还在耳边。只是一直都处于一种心跳的状态,过后想想,为什么伶牙俐齿的自己,当时竟想不出几句有意思的话来应对呢。简直就是一个跑腿的交待差事的小姑娘了。
拿过去的样衣,其中几件要根据模特的身材,做些具体的改动。香里一一做了记号和笔记。
好象广司也在看着她。背上有他的视线。香里觉得一举一动都不自然起来,有好几次,把别针和笔都掉在地上。

“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公司吗?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广司问。
“噢,是的。平时我只管制作。设计师画的造型,具体做成纸板,制图,裁剪,做第一件实物,然后在人体上套着,左看右看,再三更改,最后定型。”香里很大略地回答。
“学过制衣?”广司又问。“很多这一行的人,只懂看,不懂做的。”
“没有学过,是进了这家公司之后,高桥部长他们教的。他们很耐心地教我系统的专业知识。本来不会的。”香里抬起头看了眼广司,这是个很有风度的男人,看不出年纪,应该三十后半,四十不到的样子。留着漂亮的胡子,儒雅却又不象。衬衫的领子,是流行的角度,领带的宽窄和花纹,都是最近的潮流。不愧是做这一行的人,穿着打扮无懈可击。

香里是一件印度式的繁花上衣,和及膝的帆布裙子。传统的,现代的,她极会搭配。广司也是吃惊于她可爱的气质。看去敬业、细致的女孩子,不知道和她熟了,会是什么样的呢?------他很有兴趣。
“你是本地人吗?听你说的是标准语。”广司开始问些私人的问题,又不失风度。
“不是。------你猜?”香里骨子里是调皮的。也就借他的口气,含笑看了他一眼。
这个女孩子,笑起来又加十二分的可爱。他几乎被她的笑容感染。这,应该是很私人的笑容了。“猜不出。”他要听她自己说,再看她笑的样子。弯弯的眼睛,眉毛,迷人得要命。
“这样吧,我想想。嗯,京都?京都的女子,有些这样的语调,句尾轻轻地上扬的。还有,呃,可爱劲儿。”几乎所有男人,面对他有兴趣的女人,几乎都会忘了自己结婚与否,广司也不除外。

香里手上快完工,她感到可以脱出这种局面的轻松,又隐隐地有些遗憾------因为她的意志里,是不希望节外生枝的。不是排除对他的好感,而是不想一下子就什么都抖露出来,从工作的交往变成私人。
于是她很谦恭地说:“您过奖了。这几件衣服,修正之后再给您电话,好么?反正这一期,我已经接手,就会做到摄影结束的。”香里恢复她柔和含蓄的笑容。广司当然也不失分寸地说:“好的。一周之内的话,一定来得及。”看她姣好的脸颊,轻言巧笑,都是柔软到骨子里去。他忽然有些乱乱的心情,自己也说不清楚。

“哦,忘了给你名片,我的。”香里从她的Hermes的帆布包里拿出名片给他。广司走上一步接过,这下,香里几乎嗅得到他的男人体味了,一阵心眩,愈发地局促。
“KAORI,你没有姓的吗?”广司好诧异。
“是的,我不是日本人。噢,要回去了。”香里留下几个问号给他,也怕再聊下去,下次会没了话题。“下次跟你解释好吧?”

广司心想,下次,怎么让下次快点到来。嗯,这个小女人,蛮有意思。

#写着这一集的时候,自家窗口的风景。心情也就是这样粉蓝嫣红的。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だんだん面白くなったぜ! s

aki said...

読んでくれてるの?ありがとう。

aki said...

読んでくれてるの?ありが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