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8, 2006

彼岸花 〈十二〉


“香里,你先赶一下这件的图纸,再有几个通知中方工厂的电话要你打,告诉他们面料和辅料要晚些才到,问一下是否可以不影响交货期。”部长看到香里。她是全都可以应付的。
香里正要去广司的公司,没办法,只好托另一个同事去办,反正大概都有把握,应该不会再有需要改动的地方了。说不出地有些遗憾。自己都不愿意承认到底为什么。

他也是同样的心情么?不想去揣摩,却又禁不住地去想。
第一次见面后的好几天,心里都带着淡淡的期待度过。一直以来,她是决意不要受什么外界的影响的。她喜欢做她自己,有些小小的固执和坚持。不喜欢那些为了爱某个人,就样样改变了的女孩子。
而且,这是在外国,她也不想去搅什么麻烦。
麻烦,嗯,如果是他带来的麻烦,可能也是很愿意的。她这样想的时候,眼神迷离,微微带笑,周围的人都觉得,香里的心,远远地飞在哪里了。

广司也是一样的。但他又摸不准对方的心思,不好唐突。这个行业狭窄得很,她又是同行,弄点什么新闻出来,会很麻烦的。但是那个小女人,真是让他一直都在眼前,心上。下次见面,一定要进一步,或者好几步------他这样决心。

于是几日无话。虽然双方都在焦虑和猜测之中度过。
差不多十天后,是预定的摄影日。在studio,双方都是工作状态。
没有比看着喜欢的男人工作的样子更赏心悦目的事情了。香里看他专注的表情,为之心醉。
完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时分。有了那几天的心照不宣,互相各自有些尴尬,也不知该从哪里接着说话。
“谢谢您,我第一次看现场,这次很顺利,多亏您关照。”香里鞠着躬,免了看他的眼睛。
她的头发,发梢微微地卷,衬得脸庞娇小玲珑。在她鞠躬的时候,头发垂下来,形成一个好看的弧线。广司很想拍拍她的肩,但是越是有好感的女孩子,越不能自如似的,反不知怎么与她接近。就怕时机不好,反招了她的厌。------这是他万万不愿意的。哪怕,如果她没有什么意思,都情愿和她这样,自己怀着一颗暧昧的心,看她纯洁美好的样子,听她温柔的语气。长久地。

一起下到停车场。香里的车,是咖啡色的尼桑March,圆圆的车身,复古的设计。年轻女孩子常开的式样,颜色看似保守,其实却不多见。看她就要走了,广司莫名地焦躁,没有了往日的谈吐,但他真的好象被她吸引着,于是急着叫住她:“KAORI,不介意一起去喝咖啡?···正好,你上次留下的问号,我可以听你说吗?”
“好啊,反正还不太晚。”香里装作很轻松,其实心里也是跳得不知所以。
“就在这附近的店,坐我的车去?一会儿再回来拿车?”广司是聪明的。他知道,距离很关键,坐得近了,自然而然感觉也就亲近起来。

香里走过去坐他的车,一时忘了不是驾驶座,走到右边去了,正好撞到他。广司好象已经不是自己,一把抱她在手臂里,不敢就去吻她,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把她紧紧箍在怀里。薄薄的丝质衬衫,她的结实浑圆的身体,就全在手中了。
香里很突然,本来她很享受这个心怀鬼胎的过程,给他大力一抱,只觉得身上一阵异样,暖暖的,失了气力,只是任他的力量,透过背,胸脯,传到全身。不知道该怎么办,矜持一下,还是任他去。但是心里是喜欢得要命,所以羞羞地抬了头,却不敢与他对视。
广司受了鼓励一般,再不顾什么,俯身就去找她可爱的唇。两人都受了震荡一般,贴紧在一处,身体微微地颤抖,说不出那长久的相思,终于得到证实的感动。
他渐渐粗重的呼吸,令她几乎要晕在他的怀里,她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很久以来,一直洁身自好,不要的,不会去滥交。但是,她的感觉,瞬间就因他复苏了。
不知道怎样上的车,只记得手一直都是握在一起,而香里,贪婪地享受着这种感觉。广司的身上,却还留着她软软的身躯似的,忘不了抱她在怀的几分钟,好似寸寸肌肤上,都留下她温软如绵的胸、腹、腿······啊,这个女人,令他发疯。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广司是个老江湖啊。老鹰抓小鸡。
等着学习他的下一步行动。
mister

aki said...

这个男人,其实坏的。
先提示下,作好思想准备。

Anonymous said...

看出来了。所以才说是情场老手呢。
mister

aki said...

能看出来的,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