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06

葵科五瓣花

每到初夏,都会种一棵大大的浓绿的扶桑花。
喜欢它巨大的花,热烈的颜色。比任何花都热爱直射阳光,雨天持续的时候,含苞的花骨朵,就很无趣地掉下来,拒绝开放。

扶桑花是葵科的芙蓉属。英文名:Hibiscus ,Rose mallow。日文名字取自前者的发音。也是夏威夷的州花。
但是在日本的园艺种,无论颜色、形状和大小,都比原种更胜一筹。
每朵花只开一天。每天不停地有新的绽放。葵科植物的特征。
所以博得花语:常新的美。

往年都种大红色。今年换个心情,是种橙黄色的。也一样漂亮。开在那里,好象热恋的颜色,火热,滚烫,不顾一切。
有时候摘一朵别于鬓上,很招摇地在院子里画画。花痴一般。想着那些曾经爱得要死的故人旧事,奇怪于人的自愈。人生这么长,不学会淡去、忘却,恐怕是无法过下去的。
那么鲜亮的颜色,回想起来,只是幽怨。怨也只是在心里,脸上还是带着笑。只要太阳升起,花还是一朵朵地开。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

拿扶桑花的干花,加上Rose hip(玫瑰的红果实,连籽带皮磨碎),少许橘皮,冲成花茶,茶具须是白色瓷器,汤色透明亮红,有种爽口的酸,和夏天的气息。含Vc很高,喝来美容,喝来感叹青春。

葵科有很多亚种。都叫作什么什么mallow。
比如Marsh Mallow,含天然糖分,曾经是做蘑菇糖的原材料。叶子和白花都可泡茶。
另有一种魔术花Common Mallow,取花泡茶,先是蓝色,加入柠檬汁,瞬间变作粉红。喝下去,好似喝着奇妙。感觉自己像个有仙术的仙女。

七月,田埂上,院子里,正是蜀葵节节向上开的季节。高达1、2米,大红,粉色,远远看去,好象缀满风车的旗杆。
唐吉科德的出征,好比这许多年来自己的努力,只为那寻也寻不到的理想。

葵科的花,单瓣,开既是全开,一眼看得见花蕊,没有半遮半掩的风情,却是坦荡、纯朴。很象一种不知道自己美丽的女人。-------喜欢那样的不经意。
美丽,不自居,应该也是一种美德。
记住,它只开一天,爱,就爱在今朝。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さん、三連休何が予定あるの?s

aki said...

没注意是三连休呢。可见混混噩噩。
周六是居委会议。其他尚无打算。

Head Hunter said...

在马来西亚我们叫大红花,是我们的国花。

aki said...

S:错了,浑浑噩噩。
白字先生啦。

aki said...

大红花,好直接了当的叫法!
想起幼儿园老师奖励的小红花。>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