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5, 2006

爱是不是作茧自缚

梅雨连绵,天河不见。
却想起希腊的神话。Milky Way的说法的来源。

宙斯是个处处留情的神。
希腊神话里面的神,不象东方故事里的不苟言笑,不通人情。他们和凡人一样地恋爱,为爱情而昏头、嫉妒、失恋。就连宙斯,也不是严谨诚实的,只要一有机会,他就瞒着海拉,变做牛、石头、雨,去和别的女神恋爱、生子。而海拉,身为结婚、家庭的女神,也像我们凡人一样醋坛子打翻,不顾脸面地去整治对方。
古希腊的爱,与基督教的禁欲精神完全地无缘。爱,就是本能。
古希腊的众神仙,在爱欲和烦恼之间往来,毫无明镜止水的解脱和从容。
开放的、乐天的、自由的,也正是恋爱的本来面目。
来看奥林布斯山上的这个故事。

宙斯爱上了王女阿尔克美涅,趁她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变做她的丈夫,与她偷欢。贪心不足,还把一夜变做三倍的长度,春宵不尽长,缱眷终嫌少。
英雄海拉库雷斯就是这桩情事后出生的孩子。王女的丈夫,知道了真相,苦于对方是万能的神,只好暗自饮恨。
而王女却害怕宙斯的老婆------海拉好妒,把自己的婴儿扔在集市。
海拉和雅典娜正好经过,看到婴儿健壮喜人,不免生爱,于是海拉将自己的奶,喂给他吃。
海拉库雷斯虽然生母为凡人,却是小时已见端倪,大力吸吮,另乳汁飞散,变做天河的繁星。
《变身物语》中记载:天河两侧,住着伟大的神仙。大门敞开,宾客往来。
可以想象,天河那里的豪宅、美宅,犹如高级住宅区,大名鼎鼎的神仙才有资格居住。而宙斯的宫殿,又是格外地豪华,灯火辉煌。

这张画的中心,是海拉。婴儿出乎意料的怪力。另海拉疼痛之下,从宫殿的床上翻身落下。右上方的人,应该是宙斯(下面有鹫),左右下方的丘比特,架着恋爱的弓箭。而另一个丘比特,则张着一张网。-------暗示着宙斯的骗局,如一张精心设计的网,让自己与情人的孩子,吸着老婆的奶水。
海拉的乳汁,如线一样地喷射。据说,流到地面上的,变作百合。原来这张画下部,有一丛百合,被切去了。

神仙都是这样,可见男人是很坏的。
女人有无私的爱,只把他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幸福。
而男人的温柔,多半只是要显示自己,让不止一个的女人来爱戴他,纵容他。男人的温情,仔细打量一下,多半是有着私心的。

就连中国的银河故事,也是说,牛郎拖着织女与他卿卿我我,布也不给她织了,结果触犯天怒,罚作河东河西。
这样想想,觉得很没有意思。女人,在爱一个人的时候,简直就是瞎子、聋子,只是在心里描绘着一个男人的理想像,看他瞳孔中沉醉爱河的自己,于是义无反顾。
就怕醒来的时候。而这一天,早晚总是要来的。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啊,除了爱情还有生活。somed

aki said...

最近为情所困。----不如说,为无情所困。这个话题不免写得多些。过了就好了。

jiajia said...

希腊神灵的故事从小就很喜欢,看过不少,这一篇倒是头一回听说:)

aki said...

人名太长,我也不是记得很多。有时候会煞有介事地讲起来,其实全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