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1, 2006

福寿司

认识一老叟。不多言,言必惊。做的是建筑行业,长得像土地公公。七十岁了,有时还上工地去。虽说是社长,做活上面却是亲力亲为。不时髦,却有些唬人的气势。因为是我们新的客户,所以也就巴结些。却反倒被他中了意,常常带我去吃好东西。
他说,吃东西,不要多,要吃好的,量少些。
一天抽烟三包,有时见他咳嗽,我说:不戒烟么?他说:抽了几十年,现在戒,只怕马上生癌。

昨天拿文件过去,他拿了钱包,就上我的小车------他坐进来,显得我的车好小。
说:带你去家好吃的寿司店。
他也不说话,手指东指西,我小心翼翼地开车,到了一家老店。叫作“福寿司”。
坐在柜台前,看两个男的师傅,头上扎着手巾,老式地卷成条,扎在额上。也不说话,师傅就捏了白身鱼和金枪鱼各一贯上来。
都说,懂门道的要从淡的吃起。
正宗吃法是不用筷子,只拿手捏起来,侧过来一下,蘸酱油在鱼上,而不是饭团。饭沾了酱油会散开的。很多回转寿司店,现改用了一般的淡色酱油,这家还是用传统的“溜まり醤油”,色泽浓黑,酱香浓郁。
之后也不见他点什么寿司,师傅顾自捡当天的好鱼捏上来。估计也是知道他口味。我唯唯诺诺地说这个好吃,那个好吃,比“百元寿司店”的好吃得多,他笑笑,说:吃着好吃的,不要说0yishi-,要说麻-麻-,要不显得自己没吃过啥好的似的。
我称是,就说“相当地麻-麻-”。
后来见师傅在摆弄一条蠕动的章鱼触手,他说:那个不要。
师傅说:不给你,您老不喜,记得,给那边客人的。
又捏了TORO上来。TORO是金枪鱼最肥的部分,分为中和大。鱼的脂肪,入口即化,很是肥美。上好的TORO,每条金枪鱼身上只可取到几片。所以价格就很贵。一片顶我一餐饭。土地公公嗜好“中TORO”,的确好过别家。
现在外面店里比较昂贵的还有“飞弹牛”和“樱花”。牛肉取红色里,细丝细缕夹着白色脂肪的,称为“霜降”。樱花则是马肉,粉红鲜甜。
肉的脂肪,溶点为70-80度,所以我认为是不适合生食的。而鱼的脂肪,溶点为30-40度,正好不过。

两个师傅,不知哪位是店长,偷偷问土地公公。他微微一笑,不语。
最后上来的是“卷”。
寿司大体有三种形状,一种是“握”,普通的一团饭,一片鱼搭在上面。
一种是“军舰卷”,主要是鱼子等容易掉下的材料。四周用紫菜环起来的那种。
再一种就是“海苔卷”,是整个地卷成长条,鱼在中心,最后切成四段。
这家的海苔卷,是TORO加了葱叶,剁碎了卷在里面。葱香肥美,是我吃过最麻-麻-的。

结账,师傅不记帐,就报出数字。据说老式的寿司店,没有“明码标价”这回事,因为每一片鱼,每一天都是不同的,价钱只在师傅的心里。
大声地说了“承蒙您招待”,就开车回去。

土地公公上车,说:那家的店长,现已去世。当年娶了两个老婆,同住一处,同做一家店,相安无事。估计寿司做得好,拿捏有分寸,呵呵。
“那后来呢?”我问。
他说:后来开了两家分店,给两个老婆的儿子分别继承。生意都好。可见齐人之福,不在于女人的大度,在于男人啊。他有那么多的感情可以均分给两个人,你拿他没办法的。

不太喜欢自己的工作本身,但通过工作,可以结识各行各业的人,听到很多趣事,真蛮喜欢的。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偶也喜欢中toro,还喜欢海胆,赤贝。不过寿司实在够贵的。

Daisy

杨小过 said...

是幸运还是愚弄?
blogspot竟然可以在中国大陆访问了。

aki said...

我喜欢吃:
甘エビ
牡丹えび
穴子
イクラ
数の子
反正什么都喜欢。

aki said...

杨小过,怎么给你找到我老窝了。你帮我看一看,是否一直可以看到,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把天涯的删掉好了。
那边连着论坛,有些发言很不慎重的说。

Anonymous said...

寿司偶尔吃,不过很少进旋转的。 somed

aki said...

自己出钱一般是转的。
人家出钱一般是贵的。也不白吃,吃了帮人消灾,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