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5, 2006

饮食男女













在吃饭上面,不很挑剔,但是有一个原则,尽量少吃外面店里的东西。
做了来卖钱的食物,总是味道浓些,好令你上瘾,再吃不得家常的清淡。相对来说,浓油赤酱,油,咸。
二是脏。在饮食店工作的朋友说:其实店里的厨房总是不那么干净的。忙起来尤其是。不要看他们进进出出拿消毒水喷在手上,那是规章而已。
再就是贵。饮食业的成本,估计30%不到吧。没有理由给它赚钱。

中午饭,一般会奔回家吃。如果去了远的地方,来不及回来,就先不吃,捱到傍晚回来再看看冰箱,家里随便的食物都觉得好。
不吃麦片。它的盒子上写着:包含多种维他命,提供你所需热量,纯粹的完全食品。-------好象狗粮的广告。不如问Tora分一杯羹了。

自己一个人是不会去店里吃东西的,哪怕是快餐和拉面。觉得女人一个人坐下,点东西,是很豪迈的。或许还需要一点年纪。
有时候还觉得女人一个人走进店,是蛮孤独的样子。喜欢被人或者帮人拉门,对座有人。还担心付账的时候,忽然发现没有带钱,自己会给押在那里洗碗。

最近在兼一份远处的工。早出晚归,所以每天早晨,会很忙碌地做了弁当带去。
不喜欢吃碳水化合物。所以我的饭团,不是三角形的厚实的那种,只是很小很小的“俵形”。“俵”字,是日本古代装稻子的容器的形状,长圆形。由此而来。以前的人,是手上蘸了水来捏饭团,或者沾粗粒的海盐。刚刚烧好的饭,把手烫得红红的,不停地在两个手上翻来翻去。饭团中心,放大粒的酸梅一颗,或者一些“佃煮”------用酱油和糖煮很久,几乎不带水分的海带丝啦,小香菇啦,文蛤肉啦,或者捣碎去骨的烤鱼。
现代有了保鲜膜,就省事了。饭不会粘在手上,也不烫。俵形一般太小,不包东西在内部,只是拌一种“振り掛け”在饭里,紫苏叶、鱼、蛋、芝麻、青紫菜等等,干燥后加工成粉状,好看而可口。
捏好饭团,包一张紫菜就可以了。
成子给她的小儿子做饭团,往往把紫菜剪成很小的六角形,贴在圆形饭团上,比作足球。日本的妈妈,大都很花心思在弁当上。------因为小孩子喜欢吃好看的东西。

捏好饭团,摘了自己种的彩椒,炒一下,洒一点盐就可以。
另煮了油豆腐和萝卜块。
煎了火腿片。装在一丁点大的双层饭盒了。
常常有女中学生,带到学校去的饭盒只有巴掌大,在家吃晚饭却是大海碗。十几岁的时候,我也曾经能吃得下一条牛。

要吃早饭的时候,接了几个电话,出门时间到了,只好带了午餐空着肚子出去。
开车在路上,有些饿。想想早晚都是吃,就把弁当摊在膝盖上,一个个红灯地吃过去。
中午没有了饭,在附近的ministop便利店买了一罐新出的果汁,说是越南的喝法,热带的水果加上酸奶,酸甜冰凉。也是在膝盖上喝光。

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说的就是我似的。偏偏还要讲究,不肯吃不健康、不卫生或者太贵的东西。
算算自己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醒着大半就是站在厨房度过的,用这点心去念书,老早成才了。
#照片左为上顿,右为下顿。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ki说的对,在店里点东西吃,价格的乘于百分之30就可以得出这道菜的成本价,有时甚至更低。
AKI做的菜已经完全日本风味化了。搞的漂亮,量少。
日本的便当我吃上二个也不会饱的。
花田

Anonymous said...

AKI喝的果汁我没见过东京这边有卖的。我来日本后每看到一种没见过的饮料都要买来喝的。〈好像自己是才刚上城的一样〉

花田

aki said...

花田今天热不热?早晨5点起来,周围水田的缘故,还算凉爽。于是就舍不得先用电脑,在院子里收拾到现在。最后想要洗车的时候,太阳就出来了。
今天星期天,在家做饭吃。只是热得没有胃口,素面,荞麦面,尽弄些凉的来吃。

aki said...

这个果汁,是“期间限定”的。不知是不是地区也限定呢?

Anonymous said...

东京热昏了,搞得我9点就起来来,很少见的,平时都要睡到12点的。
其实我也没有胃口吃饭,我还以为是我精神紧张呢。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
花田

aki said...

热得瘦了。
这个热,门前的阿姨早晨巡回田间,打了招呼。她说,再浇水,都比不上下雨。
“我的庄稼都焉了,你的花倒还好。”她说。
----我说,我都浇早晚两遍水的。每浇一次水,自己必须冲个凉。因为一站出去,必定一身汗。

Anonymous said...

恰恰相反,很少自己做饭。
图片不能点击放大,看名字是“?????????.24.jpg”,是不是用了日文呢。 somed

aki said...

赶快讨个老婆给你做饭吧。哈哈。
图片不能放大是因为就这么大,手机拍的即兴照片。日文的名字。我的电脑,用中文名字存档会打不开。英文有不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