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7, 2006

绚烂八月


应时应景的东西,日文称作“风物诗”。
夏天的风物诗,六月萤火虫,前后不到一周。
七月七的七夕祭,会砍一棵竹子,挂满长条的纸,写着心愿,叫作“短册”,再细细地剪了彩纸,挂满竹子的枝杈,装饰在门口,被风吹得哗哗作声。再有蝌蚪,几天后是豆一般大小的小青蛙,随后是知了高唱盛夏,风铃,团扇,浴衣,刨冰,停在枝梢的红蜻蜓······
花有朝颜、茄子、再晚些有橘梗。
8月初,就开始赶“花火大会”、“盆踊り”了。因为8月15 前后是传统的于兰盆节,举国上下,旅游、扫墓、回乡,一年的中段,有这么一个长长的假期,也是很安慰的。

于兰盆节,几乎大一点的设施,医院、学校都会举办活动,点着无数的小小红灯笼------奇怪,中国什么都是贪大、贪热闹,日本却是喜欢那种小小的、甚至稍带寂寥的调调。
很多大伯、阿姨,自告奋勇地上台拉三弦,打鼓,唱着民间歌谣,然后群众也就自发地围成圈圈起舞。于兰盆节的舞,多是古代种田的动作而来,简单朴实,包括挖田、挑担、除草等动作。异想天开地编成“盆踊り”,代代相传。
甚至尚在蹒跚学步的小孩子,都会跟在大人身后,学着举手投足,一板一眼,于是这些个传统的东西也就流传下去了。

除了舞蹈,吸引人的还有无数夜店。估计也不是以赚钱为最大目的,自娱和娱人而已。
看店主,大都满头大汗,热情招呼着小客人,卖的东西又不贵,都是小玩意。空挡里擦擦汗,看看自己身处的热闹,开心地被感染。

小生意除了吃食,还有就是小孩子们雀跃的几种:
捞super ball,一种浮在水上的五彩小球。用的是和纸(糊纸窗的传统的纸,浸水不破),做成一个直径5公分的小框框,纸浸水太久,破了,也就完了。窍门是看准了,下手快,轻巧。如果一个都没有收获,店主会送你一个。捞得太多,比如10个以上,就减去几个,所以总不见有哭闹的小孩。皆大欢喜。

捞金鱼。也是用同样的工具。金鱼游动,难度大些。如果一定要捞墨黑的、或者蜂腰大尾巴的、鼓眼睛的,就不太容易。如果小红鱼就可以,那是简单。
去年捞了三条,养了一段时间。刚开始找了一个玻璃的装沙拉的碗,每天在太阳下晒水,端到室内晾到室温。换水的时候,轻手轻脚,一次只能换一半,否则会吓破了它们的小心脏。喂食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本来打算就那么将就下,不几天就会死光的,结果出奇的长命。于是觉得有必要添置一些东西了,
跑去宠物中心看了一下,抬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一个大玻璃缸,一个吹泡泡的机器,一些细沙,石头,假山,水草,温度计,酸碱度计,消毒液,麦饭石···,反正每一样包装上都写着“养鱼必备”。
总算给它们安居了。第二天,尾巴最大的就跳出来寻找自由,在我上班的时候,它一命呜呼,回天无力。
第二条,眼看它日渐衰弱,最后连吹泡泡的机器都抵抗不过,被吸在进水口上,金色的尾鳍飘啊飘,好象在留恋活着的日子。
第三条,就是一条带点红色的普通小鱼。正担心冬天要不要加一个灯来保温呢,也及时地死了。
对鱼等等宠物,实在没有热情。希望是大大的,温暖的,可以抱的。比如狗,马,小老虎。

灯火阑珊,鼓乐渐稀,小孩子们开始打哈欠,店主们收摊回家。走在夜路上,只见月光如水,稻田吹来凉风习习,脚上木屐卡塔卡塔地响。
想起上海彻夜的灯红酒绿,恍如隔世。人生在世,好象只为赶着一场又一场的热闹。
Posted by Picasa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晚上能读到这样随心的文字,很惬意。some

aki said...

谢谢,写得散漫。也只有心地比较安静的人才会细细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