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0, 2006

课桌上的龙虾

新入国的劳工,每天在上培训课。我是先生。
来日本后第二天,他们眼睛闪闪地来告诉我,宿舍隔壁的水沟里,有大批龙虾栖居。
我说:免了它们吧。龙虾很好玩的。(不是澳洲龙虾,或者伊势海老,就那种脏兮兮的小龙虾。)日本的在来种,输给了进口的美国的食用龙虾,近年多见的倒是深红色的美国种了。因为强壮、杂食,排水沟里也能生存。

他们又说,那边还有乌龟呢。
我说:乌龟可以养来玩的。饶了它们吧,别折它们的寿。

接下来的一天,有急事临时让人代课。
又去上课的日子,门口遇到浅野先生,他说:昨天他们带了老大一只乌龟,在课桌上玩,说是等你来了送给你的,告诉他们今天你不来,劝他们放回去了。
心里有些感动,又觉得收养一只乌龟,实在是很麻烦。首先它长寿,比我活得长怎么办?长寿就会长大,大了我养在浴缸不成!

走进教室。看见他们很开心地笑。于是想今天是不是自己很漂亮。
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们看看我,从脚边的纸袋里摸索出一只东西,只见两只大钳子,愤怒地在空中舞动。“老师,送给你的。”这些比我大的学生,一些出来做体力活的工人,居然有这样的心思,很是为之感动了一下。
想想养只龙虾也不难,就很开心地说谢谢。他们在嘱咐我,要抓它的背。给钳到了,马上放到水里,它就松手了,等等。

中午他们在教室吃便当。要走出去的时候,看一下他们的饭盒,居然是一堆龙虾!红红的,给吓得跳起来。他们说:老师,最大的留给你了,没煮。

一路走去停车场,心里是好笑与温暖。
工作上的资历,令自己有些时候,只把他们看作一个群体,每一个人都是很多中的一个而已。而对他们来说,在异国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就是我而已。
有时在心里抱怨上课很辛苦,教来教去,没有一个学得精通。就想快快下课,回去做自己的事。也太无心了一点。

下午回到教室,给他们讲故事,芥川龙之介的《蜘蛛的丝》。
释迦在天堂的莲池边上散步。正是清晨,荷叶碧绿,莲花朵朵盛开,金色的花蕊,散发着阵阵芬芳。
一个罪人,叫作“犍陀多”。正在地狱的血池中沉浮,周围是无数的罪人,如同挣扎的青蛙,张手踢腿。
忽然,犍陀多望见空中隐隐地有一根细丝垂下。原来是释迦见荷叶上的蜘蛛,随手拈起,往地狱荡下去。犍陀多想起自己作恶多端,杀人如麻,却曾经在某日,看到一只蜘蛛,心生善意,想:好歹亦是一条小小生命。本来扬起的脚,就没有踩下去。应该是善事有了好报。------他窃喜。
于是抓住那根丝,一步步往上爬。奇怪,那么细的丝,居然承受着他的体重,忽忽悠悠,转眼就见血池针山已在身下的黑暗混沌中。但是天堂好远,还不见亮光。突然间,他注意到自己脚下的丝,爬满了地狱之人。眼看丝就要断了。
情急之下,他扯断了手中的丝,只听得那些人远远地、重重地掉下,漫天的惨叫。
释迦也听到了。于是一伸手指,把丝的这一头轻轻一送,犍陀多也就和其他人一样,重新落入万劫不复。

天堂已是晌午。莲花轻摇,幽香扑鼻。释迦只是一笑。

讲到这里,学生们问:什么意思啊?
我说:嗯,文学,古典。没什么意思的。只是在想自己善良得大不大而已。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相片中的是龙虾?
花田 

aki said...

对啊。你没见过吗。来看,我养着,一个巨大的鱼缸啊。

杨小过 said...

你这老师不错,呵呵

aki said...

这个网络怎么回事,又在这里看见你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