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2, 2006

绵绵瓜瓞,民之初生

Posted by Picasa
每天早晚和寅散步,走的是田间的路,有一块老婆婆的地,种得不同寻常,总是会在寅停步尿尿的时候,好好地打量一下。

地很大。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位婆婆,估计不是种来卖的。因为种类奇多,每样都不象拿去卖的规模。又坚持不用农药和除草剂,只是靠人工和青蛙螳螂等等益虫。
四周有龙须草围着。四季常青,一簇簇的,记得小时候用这种叶子编过小席子。
依次过去,是玉米,高高的个子,一截截地鼓着,拖下一丛丛淡黄色胡须。
矮矮的,是郁金。很少人种的植物。花是奇特的,像莲花。根可以磨成粉,呈金黄色,用来做咖喱,或者染色。------植物染是种好玩的学问,关系到触媒,染出来是钝而深奥的颜色。
再过去是葱,的确郁郁葱葱。
毛豆,一半现吃青毛豆,一半等熟了晒成黄豆。
茄子,紫色的花,果实不断。青椒,日本除了一般的青椒外,还有一种小小的“ししとう”,汉字是“狮子唐”。日文把辣椒称为“唐辛子”,是说唐朝人乘船带来的种子吧。“狮子唐”不辣,指头大小,用来做“天婦羅”最好。也可以一个个烤了排在碟子上,滴些酱油来吃。
婆婆还种西瓜。每天在地里走来走去,检查藤叶下小瓜的生长状态。
高高的架子,是“五月豆”,比中国的长豆和四季豆来得细,口感也脆。梅雨季节,开着长串的白花。收获的时候,婆婆拿一个高架子来垫脚,一根根一收就是一大把。架子现在被叶子覆盖,刚搭得时候,那么高而整齐,简直想,这位婆婆应该去造房子。
架子后面,没有拍到的,是大片南瓜,和芋头。都是巨大的叶子,茁壮茂盛。南瓜爬藤爬到路上,看走路的人和狗,都会绕开一些。南瓜花开起来很大,但是很多都是无性花。所以还可以摘来煮了吃。
东边的那一块,种了番茄。上有防雨棚。番茄淋雨太多,会裂口子。
水沟边上,四季鲜花不断。婆婆在收获之后,摘一大把花放在自行车的车篓里,花枝招展地回家。或许是装饰,又可能是作为佛花献上佛檀。五月菖蒲,六月剑兰,现在是缤纷的白日红。多为球根或者宿根植物,省得年年播种。

每走过婆婆的田,看到她头上一块白底蓝花的方巾,弯着腰,透着自给自足的满意,在料理作物,总是很向往。

附近还有片梨园。今年满树梨花的季节,还是洁白芬芳。到了间果的时节,不见主人。直到现在,梨已成熟,因为没人打理,地下的草,有人那么高。树上的梨,小而多,真的就像串串铃铛。估计不能吃了。
梨园主人,是一对老夫妇。每年收获季节,除了卖给农协,还有一些有疤的、太小的,会放在路边的架子上卖,一大袋300元,没人看着,客人自动放硬币,挑了就走。今年不知有了什么意外,以至荒废了梨园。是不是生病了呢。明年还会不会回来呢。
梨园没了主人,想它也是寂寞的。
人,有一天忽然不见了,哪怕不认识,总是觉得黯然的。感觉无常,不知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似的。

年轻的时候,怕的是爱情不牢固。其实好好想想,真正关系到我们自身的,说来说去,还是健康。
人生烦恼千千万,如果样样都要执著,只怕没有那么多的心和命。

#给一位因爱情而说要去死的朋友。
#题目是《诗经》的句子,“瓞”读“die2”。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やっばり取りたての物が美味しい~
300円のナシも食べたい~
somed

Anonymous said...

人如果没有这么多欲望,可能也没有这么多烦恼了.

花田

aki said...

本地特产:梨,柿子。
柿子更是全国知名的产地,因为土地好,所以政府规定,不得把柿子园作为建筑用地。哪怕自家房子都不许造。
保护特产的意思。some乡下有乡下的好。
当然,城里也有我们这没有的。

aki said...

花田,因为执著,所以生了一切烦恼。哪天我来讲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