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5, 2006

河豚须有毒



被人带去吃河豚。
吃河豚的历史,在日本已是悠远久长。早在绳文时代,据说就有出土的食物化石,其中有河豚的骨头。可见,古人也是很懂得享受美味的。

去的店,在本市的繁华街,因是老铺,朝着大路,所以停车须在别处。有句古话叫作“扛着棺材吃河豚”,空手就去了。
最多的吃法是刺身。把鱼肉切得极薄,一片片由里到外,摆成一朵重瓣的菊花状。碟子很大,多用深色,更衬得鱼肉雪白透明。
河豚肉属纤维质,有弹力,所以最好吃的吃法,还是生鱼片。一般的生鱼,是蘸酱油来吃,河豚不同,另加一点醋,和擦碎捏去水分的萝卜末,洒一点“七味唐辛子”(辣椒、山椒、芝麻、芥子、陈皮、生姜、紫苏等混合的粉),与其说是辣,不如说是添一些香。

女主人上来问:还好么?要什么尽管吩咐。年纪估计很大了,和服穿得地道而一丝不苟。可见女人最不易老的办法,是天天给人看。或许她私地下抱怨,化妆、着衣的麻烦,但是看一些做见面生意的女人,再老,都不是阿姨、婆婆,还是女人。依旧姿态美好,说话走路犹见风情。
银座有位出名的酒吧,妈妈桑已经90岁高龄。依旧生意红火。银发美妆,加上多年阅人无数,有得好谈吐。所以客人里不乏年轻人,去聆听人生。
看过一个她的访谈,说到怎样保持持久的魅力,她说,我从不给男人看到全部。就连一起去温泉旅行,也必定是要两个房间。早晨他看到我的时候,已经是穿戴整齐,容光焕发的了。男人喜欢人前的端庄,人后的妩媚。邋遢懒散不给他看到,也就永远有些神秘与不可及。
女人,要永久地美,就是不松懈,总有那么一点紧张在心里吧。

刺身之后,是鱼皮的“汤引”-------煮沸的水,取鱼皮一烫,就放入冰水的意思。河豚的皮,很有弹力,而且美容。
另有炸河豚鱼块,松脆美味。
席间喝的也是“鳍酒”。取河豚的鳍,晒干,烤过之后加入热的清酒,有特别的风味,据说是酒中上上品。------可惜我是不在外面喝酒的。不喜欢喝得没有方寸的人。满嘴胡话,拉拉扯扯,或是纠缠不清,大话连篇,最为不堪了。
好在同去的几位,都是好酒品,喝光了自己倒,只拿酒来助兴而已。因是工作上的交往,说话也是带点客气的。喜欢这样淡淡的酒菜,淡淡的对话,淡淡的人。吃饭何必热闹,恬静也是好的。

河豚有毒。尤其是肝脏和卵巢,微量即可致死。但是近年发现,很多人工养殖的河豚是无毒的。原因在于食物。自然环境中的河豚,吃一些有毒的微生物,积聚在体内,日久成为己用。可见“人之初,性本善”。

河豚的火锅,也是美味的。取豆腐、白菜、粉丝等等,吸了汤汁,烫烫的,鲜鲜的。美中不足,是多刺。
料理河豚,需要经过严格的考试。但是最好的河豚料理,其实是私地下流传的某种吃法,师傅给你留一点点毒在里面,不死,却有微微的麻痹,临死快感?不得而知。据说要很熟的客人才能吃得到,而且会上瘾。-------非常想一试。

可见人对于世间美味,早晚都会厌倦,又去追求危险。
用在人身上,也是如此。优秀男人,美丽女人,多少再带一点毒,更是叫人欲罢不能。持久的魅力,是不是就是这样而来呢。
想自己一路而来,因为有着这种嗜毒的倾向,迷幻眩晕之后,再去看看某些好青年,却发现索然无味。
人,就是这样,有些事,不能当它没有发生过。有些人,不能当他从没出现。

走出河豚店,看到门外招牌,可爱的鼓着肚子的斑点河豚,在想,什么时候混熟了,搞点毒的来吃吃。

6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万一厨师下手重了,或者昨晚没睡好,手一抖,多搞了一些毒的,不就废了?
因此,还是不尝试的好。

aki said...

Mu是毒的单位。1Mu是一只小白鼠的致死量。
人的体重换算下来,是1万Mu才死。
河豚的卵巢,肝脏,有些种类一克,就达到1万Mu。
也就是说,一克就翘辫子。

1克是个什么概念,就菜刀上沾了一点点。
很想,站在厨房,菜刀光亮,我支鲁一声舔过,当场倒在某人怀里,他(当然是男性)叫我,说不要就这么死了。然后我凄美地含笑,嘴角一丝鲜血流下,说:记着我。

杨小过 said...

晕倒!
你是不是看电影看多了?
为了一个河豚死掉?

其实,理想的结局应该是,他吻过你嘴角的鲜血,然后抱着你一起慢慢的……废掉。

aki said...

武功?不愧是杨小过版,现代殉情篇。

今天msn上有个新闻,45岁自卫队教官,爱上22岁自卫官(估计是学生),说好自杀殉情。男的先杀她,她被领带勒死了。他再自杀,自己没有死得掉,判了6年刑。

蛮惨的。

杨小过 said...

这样子的事情偶尔会见诸报端的,年轻男女动不动就想约自杀殉情,又跳楼又跳河的。

不过,看看阿梅的《胭脂扣》就明白,所谓的自杀殉情纯粹是逗人玩儿的,更多的不是为了爱情的长久,而是增添了无尽的凄凉。

aki said...

拿死来留住爱情。
《失乐园》中的结尾就是如此。因为这样下去,只有消亡。
那就停在此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