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一只龙虾闹三更

我才知道,龙虾是有腥味的。学生们给的那只,养了一两天,就觉出不对劲。
而且性格暴戾,给它吃鱼,不肯大模大样地吃,等我走了才鬼鬼祟祟地吃。鱼缸上的报纸,一掀开,它就张牙舞爪。
再下去,嗅觉一百万倍的寅,鼻子都给薰歪了。于是决定赶它走路。

晚上,正好去近处的于兰盆会,捞了十几条金鱼,金鱼比它赏心悦目,也就有了理由。
把它弄进一个水桶,它很生气。不管,牵着狗壮胆,连夜去板屋川------要走10分钟的路。还没换下身上的大花和服,黄色的腰带,在背后顶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有车开过,或许以为是个夜半女鬼呢。

板屋川是附近有名的清流,全国的萤火虫集中地之一。每年初夏,小学生们收集了几十万只萤火虫的幼虫,来河边放流,期望夏天夜晚,有莹莹的光,满天飞舞。
儿时在乡下,以为萤火虫是很贱的东西,闷热的夜晚,随处可见。原来全不是如此,居然很讲究水质,晚间灯光不能太亮,河边的草必须定期清除,食物是螺蛳肉。萤火虫是种敏感而娇贵的东西。

夜间走在田埂,路边有草,没有路灯。很怕蝮蛇出来,入秋是蝮蛇产卵的季节,逢人必咬。偏偏寅不听话,净往草丛里去。一手拎着水桶,一手牵着狗绳子,给它拖得跟不上。嘴里骂它“八格牙鲁,你我谁是主人”。
夏天的虫,有松虫,发出细若游丝的高音,铃虫摩擦翅膀,叫声铃铃。还有家里土话叫作“纺织娘”或者“绿纱婆”的,全身碧绿,翅膀透明,这里叫作“背筋露虫”,也有近乎透明的鸣声。另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kuzu-kuzu-,qu-qu-”,叫得人感觉夏夜清凉。

到了河边,拾阶而下。
先把水桶侧过来,河水慢慢地流入,那只龙虾,嗅到了自由的气息,大摇大摆地游进河里,夜很黑,转眼就看不见了。以为它会有些犹豫,结果反而令我怅然。
希望它在自然里,找到一只臭味相投的母虾,给它讲讲自己辗转的故事,说说鱼缸顶上的报纸。
不知在它的心里,这几天,是一场囹圄之苦,还是难得的文明生活。

回家看到金鱼摆着大尾巴在游,动作敏捷灵活,鱼缸底下的小红鱼,只是安静地呆在水底,难怪金鱼一辈子长不大了。
不过,金鱼真的是蛮漂亮的。还有一个风水的说法,是讨口彩的,就是那句“如鱼得水”。可惜单指男欢女爱。------不是我编出来的,书上写着。

6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如鱼得水:
1.像鱼得到水一样。比喻得到跟自己最相投合的人或最合适的环境。也比喻有所依靠.
2.意にかなった人や環境を得る.

见笑,班门弄斧一下,哈哈。

Anonymous said...

如鱼得水,鱼更快乐还是水更快乐?somed

aki said...

杨小过,你说中要害了。其实,风水书上说,金鱼缸要放在卧房。。。
所以此处解释为男女,也是行得通的。

日文解释得好。拿自己来说,环境与人总有不如意,但只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倒也不慌。

aki said...

somed 鱼不在水,无有性命。
水无鱼,则成死水。但是相濡与沫实在是太少了。

我是太清的一缸水,哈哈,等着あゆ来住。
鮎是长良川有名的香鱼,只吃青苔,肉微苦而香。Tora和我都喜欢吃。
你那里有没有啊?

Anonymous said...

水至清则无鱼。相濡与沫和相忘于江湖,这个话题我写过的。
鮎の塩焼き,是我喜欢的吃法。
somed

aki said...

some记得你写过的,那一段突出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