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06

不想还好

今天实在是做了很多的事。累得脱节。

回来看到金鱼死了几条,还有几条不知是在挣扎还是雀跃。有一条,肚皮破了,看得见鲜红的内脏,还在不停地游。不游,就会浮起。像我们很多人的人生。可怜的生物,不能死在床上。
都说金鱼多病。查了Google,对照了图片,却吃不准是什么病。健康的金鱼都是相似的。病的却各不相同。我们只看得到结果,不知原因。
没有任何的知识和药物,要么拿点盐水泡泡,或许可以杀菌,但是浓度不知道。

死去的鱼,拿筷子捞起来,托在纸巾上,想怎么处理它。分类上来说是可燃垃圾,但是好象太冷酷,于是想,天亮了好歹葬它一下。怕它腐败,就拿塑料袋装了,放进冷冻室。冰激凌的旁边。

觉得深深的厌世。虽然努力不去想太多的事情。昨天对着某人说:你欺骗我。
又被自己信口开河说出来的话吓到,心中一阵悲伤。其实我也不以为这句话是真的,也不愿意。但是已经无法相信。
能够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段时间,简直是在透支生命。离起床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却还没有去睡。
白天的过劳,脑筋用得不能停下。工作这么紧张,我却为那些应该已经成为往事的人和事浪费心神。

人的寿命,是心跳四亿次,呼吸两亿次。但是没有人说伤心多少次就会死去。而其中很多次,都是自己去讨来的。

曾经以为:我爱,故我在。其实爱算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爱他人胜过自己。
要去睡了。否则明天就要站着睡着了。这些问题,再想都是糊涂的。

4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爱他人胜过自己。
这句话很对。
已经有人不只一次的如此说过我。
惭愧。

Anonymous said...

AKI对爱很认真.
花田

aki said...

杨小过,如果有女人这样责怪你,记着,打死也不能承认。不要去破坏别人对爱情过分的期待吧。
因为世上还是有很多人,抱着这种幻想的。

aki said...

花田,还在忙么?月底我不在,有什么尽早吩咐啊,看看能不能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