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1, 2006

有女颜如玉

这个夏天里,最美丽的一朵花,是这一枝蓝色的“朝颜”。日文中量词用“轮”字,很贴切。
开在清晨,很早很早的清晨,麻雀还没有起身的时候,静静地绽放它幽幽的蓝。好象要把人吸进去的颜色。梦一样。
很大的一轮,花瓣极薄,细腻得碰一下就会有印痕。以前也做过Dry-flower,夹在字典里,日久褪色成蓝灰色,薄得透明。只寄给女友,男的不配。
夏天的太阳早,上午就已经热辣辣的,于是它也就悄悄地谢了。

朝颜是8月1日的生日花,颜色有蓝、紫、白、红等等。园艺种又开发了镶白边的,或者中心有放射状的星字的。英文名很好听,叫Morning glory。花语是“脆弱的恋,爱情的羁绊”。因为它的转瞬即逝,和长长的藤,卷卷地可以有几米长。
所以很多日本人家的院子,夏天从栅栏系几根细绳到屋檐上,看它一路爬上去,开上去。心里都是凉爽。
檐下有风铃。传统的风铃是玻璃吹成的球形,正像一个倒过来的小金鱼缸。比起金属等的材料,更为清脆。
远远的,窗帘的白纱被风掀起,风铃叮当。感觉凡人世间的日常温情。
而到了入秋时分,第一场秋雨落过,此时的风铃,听着就变作寂寞。好似秋虫的鸣声,随季节而让人有不同的感受。飘飘地,好象在说,热辣辣的夏天走远,又是一个秋。

日本古来爱朝颜,《万叶集》中就有很多美丽的诗句。原产却是中国的喜马拉雅山麓。作为药草,在平安时代经过中国传入日本。
在中国,却不曾见过大朵的朝颜。而只把一种开在田埂上的草花叫作“牵牛花”或者“喇叭花”。日文名叫“昼颜”。原来和“朝颜”一样,都是比作颜如玉的美人的。
昼颜还有一个古语的名字,叫“容花”。淡粉色,花容月貌。
顾名思义,开在白天,夜晚谢去。昼颜也有藤,还有很长的地下茎。一拉就断,一断即再生。所以它的花语,就很有意思,除了褒义的“朋友的缘”以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危险的幸福、人妻的白昼情事”。香艳得很。

昼颜可以吃。花、嫩叶和地下茎,都可以开水烫烫凉拌。但是总觉得,古书中的公主美女食花,是优雅爱好。现代人吃一碟花-----哪怕是食用的Herbs,都觉得人像牛一样俗恶。
就连吃冰激凌顶上那一张薄荷叶,都有少少的罪恶感。一般只敢嗅嗅它的香而已。
(By the way:香草在食用前,或者用来做蛋糕等等,可以把叶子放在掌心,不贴紧地空心拍几下,空气振动,另香草更香。比如Rosemarry,lemon berm,mint)。

另有白色大朵的葫芦花,叫作“夕颜”,那是9月的花了。黄昏时节开放,有很深很浓的香气,浪漫得很。《源氏物语》和《枕草子》中都有提到,到了九月,再重重地来写。

3 comments:

葵花夜话 said...

为了留住这朵美丽的花,我已经数了 朝颜 脸上的露珠,八十一颗!

杨小过 said...

楼上的,真的假的?

不过,你够狠。

aki said...

如果数了半天,不过是青蛙夜间的小便,那就很不浪漫呵。

不过我的这些照片,从来都是自然天成,从不刻意加工的。有些差些的,多为手机拍下。自己实在没有的,才会下载。但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