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冥想自我流


忽然有急病的劳工要送回国,问题是病得奇怪,脊椎病变,瘫痪初期症状。忽然在某一天晚上出现症兆。检查下来,判断即刻回国治疗。
问题是航空公司虽然表示协助,但是作为我的责任,必须好好把她交还家人。

临时揣上护照就走,上司说:你蜻蜓点水飞一下,到了那边马上回来,明天还有JITCO的调查,需要你来应付。不许住。------这个杀人。
当场票这么昂贵,却不·许·住·夜!
当下觉得无聊。一天要在天上度过。又不是千里迢迢去会情人。

工作中,有很多很经常的机会独处,开车、远征,说得好听些,是独挡一面,不好听点,是孤立无援。
于是就有心里的自由。
高人说是冥想。凡人如我,就是想入非非。或者幻想,妄想。
很单调的车程,因此变成浪漫之途。常有的事。

旧式的冥想法,是要什么都不想。但是冥想本身,集聚了巨大的心灵的能量,要心中空空,恐怕不是易事。现代社会里面,这么多的框框,思想受到限制,无处可逃,所以开始流行另一种冥想-------不要心神空明。聚精会神地去想自己所爱的东西,人也好。或者某段回忆。他的一个表情。那个场景。某一个瞬间的感受。集中,再集中,直到这一点越来越具体,越大,渐渐地,入恍惚之境,一切带上光华。
光华也不必牵强地解释为释迦现身。就当是自己在冥想中,心思得到洗礼,重回纯真。从喜欢,到执著,又放开,变作欢喜。

冥想不必打坐,苦行也可。而象我这样在人群里,都能专注的人,就无处不可。想象自己去见一个心仪已久的人。不去想他的面貌,集中于自己雀跃的心,见面的不易,和喜欢。
千山万水,我去就你。你要怎样地来顾惜我,怎样地张开双臂迎接我。终于我们要相见了。之前你说,距离或许是美。不要,距离已经很苦,不要这种永久也罢。我要的,是这种确确实实的感受,不只爱对方的心,也爱他的具体,比如容貌、气息、身体。
肌肤相亲,亲密无间,不要只是在梦里罢。相拥,拥有彼此的真实。因为我知道,命里就是要来见你的。见你,不是破灭,是来证实,原来我们都是对方命中之人。一路而来,都只是为了来遇见你好不好。

这样想着,觉得候机室,机舱内,如同虚空。好象有另一个自己,灵魂脱出来,站在几米外,看着这个人,飘到天上去,而心里是炙热的。
于是生爱。不止狭义的爱,世间万物,都因已生情。

所以说,冥想的最高境界,也可以说宗教到了极致,不是说:去做你所喜欢的事。而是说:你所做,所关联,都带着喜欢去受。
浅显些,好比一个人,泡了很大很温暖的一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身上带着热气,如果他坐在你的身边,谁都可以被他的温暖笼罩。

想到这里,已到了熟悉的机场,嗅一嗅不同的气息,听得周围已是不同语言,不同声音。
又要回去了,挥一挥手,我要含泪告别心上缠绵浓厚的爱人了。你说:不要走了。我说:不想走。
拉着手,离开最后一个手指,觉得身上心上都是爱恋,脖子上还有你的热吻,颊上泪水涟漪。

我在天上。我原是在天上飞着的。
如果你真的爱我,拉我下来吧。我要踩着地,来爱你。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人看见这段文字,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感动一下的. 如果有人这样写给我..... somed

aki said...

写了,但是真的见面,就正襟危坐起来。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