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06

难得说下家乡菜

我的家乡菜,是甜的。

小的时候不觉得,长大后遇到五湖四海的人,他们一般开口就是“你们那里什么菜都是甜的”。自己当然不觉得,后来才知道北方人烧菜只加很少的糖,那个甜味道是用来衬托别的味道的。就好像日本人吃西瓜时撒盐一样。
而我的家乡菜正好相反。甜味才是主打的味道。

上街去吃本帮菜,喝本地自产的啤酒--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太湖水”,淡淡的,水一样。很对我的胃口。觉得难得回来,就要什么都吃一遍。所以顿顿都安排得满满的。早晨起来,在家吃点妈妈煮的南瓜粥打底,就到街上去晃,晃到饿了,就去吃东西,再晃,渴了去喝杯东西,再接着逛,等天黑就可以再去吃晚饭。

其实对各地的菜没有偏爱,吃着好,就可以。也不问现在流行什么菜。这一点与自己对男人的口味相似。不问他是哪里人,有的人没有理由,一开始喜欢,处久了也喜欢。有的人,开始不喜欢,处下来也还是不喜欢。
只是,我们一样的都有一点,是永远无法证实的。
如果只吃了鱼,就认为自己最喜欢鱼,你不能肯定今后再遇到肉的时候,一定不亚于对鱼的喜欢程度。如果吃了鱼,想:先不急,等我吃遍美味再来断定什么是最爱。于是我们花去很多岁月来彷徨,等到回头的时候,那条鱼,却早已不在原处了。

当时当地,倒也不是因为贪得无厌,只为青春懵懂,不肯见好就收,弄到后来,最爱的已远走,留在手上的只是一些聊胜于无。不知道是因为,失去的才是最好的所致,还是最好的,总是要拿长长的岁月来作代价,才能发现呢。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年轻时一直认为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没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等到时间过去了,二手空空,自己才后悔.
花田

迅弟儿 said...

肯定是后者。
“最好的,总是要拿长长的岁月来作代价,才能发现”。
因为正在拥有的时候,正是激情未退之时,还不知道能不能长久相处。

Anonymous said...

说得这么忧愁:( somed

aki said...

花田啊,我也是抓也抓不住了。

璎珞 said...

好久没联系了。现在新搬到某处,没天良的房东连电话也不肯安,网也没得上呢。
乘着上班间隙,跑来踩一脚:)太湖水,我爸夏日是常饮的。我也沾过光呢,最爱丰富的啤酒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