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鳳仙花


在奥林布斯的宫殿,神仙正在举行宴会。
饭后的纪念品,是黄金的苹果。不知怎么回事,苹果少了一个。于是有一位女神成为嫌疑对象。
女神被追放。其实她是无辜的。

为了表白自己,她在大地上狂奔,寻找真正的犯人。头发散乱了,气力用尽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却先精疲力尽而死。并把自己的尸体变作一株凤仙花。
小时候应该都有过玩耍的记忆,凤仙花的种子,象一个尖尖的袋子,一触到就会弹开,好象是在诉说自己的清白“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拿”。

凤仙花是8月31日的生日花,钓舟草科的一年草。原产于印度、马来和中国。英文名叫Garden balsam。日本也是沿袭中文的名字,并有别名叫“爪红”。因为杨贵妃曾经用来染过指甲。
唐明皇对她的钟爱,直到倾了城倾了国。
有时候我们对一个人,长久的无法解释的迷恋,想不出究竟。只要放下,一切都会不同。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做不到。
有人把这些归结于前世的纠缠。也只有这样的解释了。

凤仙花,给人感觉是种很乡土的花。因为花开在叶间,如同芝麻花,不太显眼。乡下的外婆,在门前围了一个小小的栅栏。我们小孩子会去偷来染指甲。上色其实不容易,需要好久,染出来也只是淡淡的粉。
染红了指甲,去诱惑着爱人,却又很奇怪的,有这个花语“Touch me not”-----不要碰我。种子轻轻一碰,就会打开的缘故。
象我们年少时笨拙的爱情。为他悄悄地美丽,而到了真的面对他的时候,又不敢。矫情的岁月,几乎不能相信那曾经是自己。

有一天,我们长大了,肩上多了责任。我们的爱情,也不止关系到自己。而我们终于学会坦荡,说“其实我一直都在爱你”。
但是来不及了------30岁的时候,我们觉得20岁的爱情还来得及,今年觉得,只要是去年,都还来得及。
当时都说“来不及了”。过后看看,其实要爱一个人,什么时候都还来得及。

坐在这里,是周末的清晨。时值晚夏。
整个夏天,院子里的花开个不停。再过一阵,叶上会有露水。再下去就是霜。雪。
一年就是这样飞快的。如此的驻足不前,却又去抱怨光阴荏苒,许是不想面对自己的安于现状,其实只是心也灰了,意已阑珊。
于是闲来写道“你不张开双臂,我怎么扑进你的怀里?”
-------我们忘了,自己也是有着一双臂膀的。

17 comments:

葵花夜话 said...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拿”哎!这不是临死前的ALEXANDER THE GREAT吗?还是先学他的生前,多拿一些吧!

aki said...

葵花,我不知道你多大年纪了。有时候真的觉得,最好的时光都浪费了。还有皮肤。不比20岁了。
自然规律,却曾经以为不会应验在自己身上。

aki said...

葵花,你在blogspot的网页是空的吗?还是看sina的?再留一下吧。

拈花微言 said...

我33,死会了。很喜欢你的文字风格,可惜在SINA写了,不能把你的BLOG连接过来。有空就过来踩一下吧。
http://blog.sina.com.cn/u/1250294070

拈花微言 said...

你那边的空气和起居环境应该很好,你练YOGA吗?直觉那很适合你。不过,自然规律终究是严酷的。培根将女人的美分三种,次序是;动作美,容貌美,服饰美。但我觉得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美最能长久。找到好男人嫁了,那就不叫浪费了。
呵呵!唐突了。)

木兰 said...

不经意地浏览到你的blog,
于是生活中便有了新的内容,
你生病的日子里,我也像是丢了什么东西,
很想问候你,却不知如何开口...
愿你健康快乐,充实你得blog,丰富我的生活!

aki said...

拈花微言,33岁应该是很好的年纪。容貌正好,思想成熟。

我是练YOGA的。每周六下午。有时打电脑也是在打坐。
我练的其实是YOGA里的PILATIS,更加安静和注意运气的一种。还有很多Image tranning。
故多幻想。

aki said...

木兰,非常喜欢那篇《惑》。爱一个人的感觉,原是相通的。
写得很好,但是要注册了才能留言的样子。

Anonymous said...

AKI,你上次帮我写的一篇文章,因为写的好,有人给转摘了.我在想, 我要把你写的精彩语录给收集下来,放到我的BLOG上去了.
花田

wpz2007 said...

ご無沙汰してます。。
お元気そうで何よりです。。
また遊びに来ます。。

aki said...

花田,怎么你可以上网了,新家搞好了吗?
转就随便好了。发扬光大,没有关系啊。
其实我写很多男女的事,都不是随口说说,要有些经历才可以的。

aki said...

wpz2007こちらこそご無沙汰してます。
お元気ですか?試験は受かりましたか?相変わらず頑張っているでしょうね。
私も睡眠を削って、続けています^&^

木兰 said...

aki,初心者の雑の文章を読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これから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是要注册才能留言的啊,我并不知道的。请多指教。

aki said...

木兰,其实你写得很用心。常去看你啊。

Anonymous said...

大阪的上网费竟然比东京还贵,有点生气中。我现在在偷用其它人的无线上网信号。
花田。

aki said...

花田,你偷用我的?我是无线!!!一个月交我100块吧。

Anonymous said...

哈哈,一个月给你二百都愿意
花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