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0, 2006

偶尔艺术

一个月前买的音乐会票子,终于到了时间。
国立莫斯科柴可夫斯基纪念音乐院的一些演奏家,来日本访问并巡回演出。因为是亲善活动,国家花了很多的力气来宣传,而且门票是破格地便宜,只为普及音乐,民间友好。

这次表演团的构成,很有意思。一对父子,加四名天才神童。
父子很欢快地上来奏了一个俄罗斯民谣。日文叫作《一百万枝玫瑰》。原曲是崇拜月亮的主题,满月耕地,新月播种,很有俄罗斯民族快活的气氛。
父子都擅长作曲。父亲的乐器是一种三角形的小吉他,叫Balalaika,弦也只有三根,完全靠灵活的手指来控制。儿子是一个高大的俄罗斯小伙子,用的吉他。看他的样子,几乎很难想象他是把俄罗斯伟大女诗人安娜的诗谱成音乐,成为艺术瑰宝的一个伟人。
开心的笑容,感染了听众,使得音乐与大众就在咫尺。
而他们俩,其实是国立音乐大学的教授。

之后他们又演奏了吉普赛舞曲。悠扬的导入部分,和急速的主体部分,两种乐器,各尽其长。
最后一曲也是印象犹深。是父亲去西班牙表演的时候,为当地观众所感染而作,欢快的跳舞节奏,被Balalaika和吉他的音色,得到绚烂的表现。

任何行业,人们总是期待美女的出现。钢琴也是如此。
Elana Tapacoba 4岁习琴,6岁进入莫斯科音乐院中央特别音乐学校,从师于大师。之后得到很多的国际奖项。
从小被奉作“天才少女”,人又生得漂亮,年方22岁,所以多多少少有些冷艳的味道,也是难免。
音乐一开始,就不同了。我的座位很好,正是舞台偏左,看得到所有的手势。看她投入在键盘上,白皙圆润的手臂,轻曼美妙。
------发现寒冷国家的女子,都是雪白的。

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是天衣无缝的。小提琴的琴手,是年方16的翩翩少年。瘦削而紧张,不同于Elana。合奏的是一向很喜欢的一个曲子,《苔丝的冥想曲》。
背后的故事,又不免要讲一讲。
4世纪末的尼罗河畔,有一位青年修道士,与娼妇苔丝相遇。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地方,这个职业总是存在的。而苔丝的入行,却不是被迫,而是被华丽的肉欲世界所吸引。
修道士为了让她改邪归正,决定带她一起经历漫长的旅途,去到沙漠尽头的修女院。途中,苔丝经历了自然的艰险,在内心思考并忏悔,终于到达了修女院。
然而,修道士却堕落了,因为他早已悄悄地爱上了她。
在回到修道院之后,他度日如年。有一天,他对院长告白了心事:“我已经不能没有她的爱了。”当晚他梦到苔丝病故,于是就冲出去,一路奔到那个修女院。
苔丝果然奄奄一息。
修道士的“我爱你”,对她已没有任何的意义。
一起旅行的美好回忆,修道士所说的虔诚戒条,她娓娓地道来,唱道:“天国的门已经打开,天使们微笑着前来迎接我了···”
就这样,她被神的爱所包围,离开了人世。
修道士悲叹:“神啊,你对她做了什么!”

古往今来,圣职者也是凡人。爱欲焚身的不在少数。
这段间奏,是修道士在堕落前,对她说:我在门外等你悔改。然后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内。曲子表现了苔丝的内心活动。前段缠绵难舍,后段崇高华丽,带有宗教意味。

另一位钢琴演奏者Gepren Bacyknhcknn,21岁,得过青少年柴可夫斯基音乐奖。深沉忧郁的表情,看去比Elana还要大些。
Elana适合莫扎特,演绎得轻巧浪漫。
Gepren 则是肖邦和巴赫。肖邦的《华丽的大波兰舞曲》,在他手下,优美,后半部宏大。独奏是个有名的难曲。
非常喜欢他的弹奏,娴熟得近乎疯狂。与其说是表演,不如说,他自己就是沉浸在音乐中、故事中。眼里没有了世界的。
而巴赫的《Air on G-String》,是和大提琴的合奏。
大提琴,一直以来都认为,无论姿态,还是音色,美得象神话。弹琴的又是个卷发帅气的长大的神童,另全场倾倒。

对于艺术等等东西,很有自知之明。
因为真正的天才,是创造。努力的庸才,是模仿。而其他人,只是欣赏就可以了。
我能够欣赏,就算可以了。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素晴らしい演奏会が堪能できたね、羨~ま~し~い~~ somed

aki said...

不好好做事,却去听音乐会。
我可不可以辩解说:我是去找灵感的---。
somed,我玩掉了时间,做不完的事,你可不可以帮我啊?

somedaNcing said...

这条信息是留给在这个blog出现过的木兰姑娘的,其他人请跳过:)
事情是这样的,我向往北海道那片广袤的土地也久,今年的休假也是选择了向北方,一个周的时间。机票已经定好。准备背一个包,带着相机随心随性的行走。我看过你的MSN,期待着你可以我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如果有空,也请去tianya.cn玩。我的MSN是zhyc_lhy@hotmail.com。谢谢!

aki said...

我已经把它发得很大!

jiajia said...

喜欢aki每次都会去寻找所见所闻背后的故事:)

aki said...

我是好奇心十分重的人。感兴趣的东西太多,以至于什么都不精。

杨小过 said...

我努力。
但经常没有结果。
我模仿。
但是经常自作聪明。

所以,我经常是连欣赏的时间都没有了。

aki said...

其实我对古典也不是很懂。我觉得,好的艺术,看着很趁自己的心,有时也说不清为什么,就老老实实地说“好”,就可以了。
我们不用做行家,但,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