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0, 2006

北海道启事

我的一位朋友。人品可以打包票。我给他转个话:

这条信息是留给在这个blog出现过的##姑娘的,其他人请跳过:)事情是这样的,我向往北海道那片广袤的土地也久,今年的休假也是选择了向北方,一个周的时间。机票已经定好。准备背一个包,带着相机随心随性的行走。我看过你的MSN,期待着你可以我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如果有空,也请去tianya.cn玩。我的MSN是#######。谢谢!

贴一周后我会删除的。

4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风花啊,这点事情被你弄得这么响:) 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
另外,我家中的的网络出现问题上不,将来的几天晚上我上不了MSN,你有什么给我邮件或者电话吧。 somed

aki said...

好的,没事也会打电话给你的。就怕你烦。哈。

somed said...

风花,我怀着激动地心情告诉你:收到木兰MM的回信啦。先公布标准答案,其他的细节问题我准备和她慢慢谈,前提是她如果愿意:)
我讨论到具体问题就会着迷,这样的信息也更有意思得多。比如如何坐车,或者什么地方有一家好的咖啡店。
---华丽的分界线---
>Date: Sun, 10 Sep 2006 19:56:26 +0800 (CST)
>我是木兰!
欢迎你来北海道。
如果你喜欢花,请去富良野,如果你喜欢动物,请去旭川的动物园。
如果你更喜欢大自然,请去世界自然遗产知床。
我去过的地方不多,仅供参考。
---华丽的分界线---

somed said...

木兰MM、アドバイス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まず、フライトは日曜日午前中女満別空港着き、次の日曜日新千歳空港帰り、延べ八日七泊の旅です。いつも通りその間はすべてフリーで、自己ペースで回るつもりです。絶対に寄りたい所は知床、富良野、小樽くらいかな。そのほかのお勧めの場所があれば、おしえてくださいね。
都市間の交通手段はJR,バスに頼ります。北海道は広いので、都市内は一日歩くでもあまり飽きないだろう。

somed said...

旅行是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楚。不过,在路上的感觉大多时候都是很好的。今年整个夏天都呆在了家里,这对我自己来说有点不可思议。

和朋友约了这个周末去北アルプス奥穂高穿越,也算告别夏天迎接秋天。这条路线去年去过,在第三天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在放弃登顶。再次挑战这个4天3夜的魔鬼行程,但愿有个好天气。

somed said...

那一次的文字,复习一下^-^

------
第一天,从上高地到涸沢帐篷场
从上高地出发开始是很平坦的林间小路,中途有一个岔口,2条路同样可以到涸沢帐篷场。我们选择了人不多但比另一条要多花2小时的线路。一路不断在山间盘绕激烈上升,然后翻越一个山脊,沿着斜坡切到帐篷场所在地。因为是三连休,人特别多,为了避开人潮,也据说这条路风景很棒,所以选择了它。下午5点到达帐篷场,搭帐篷休息。这个帐篷场是日本最大的,晚上的灯火非常壮观。做饭的时候L的炉头被阻塞点不着火,我拿出Leatherman Charge工具刀修理,弄得面目全非后竟然能用了:)
  
第二天直接爬到穗高帐篷场,扎营后往返北穗高
原定是攀上北穗高,向南沿山脊攀登,宿营奥穗高前的帐篷场,约6小时。后来改变了计划。从涸沢岳山顶到北穗高岳之间完全就是地狱路线,多处依靠梯子和铁锁链垂直升降。空手都感到手心出冷汗,如果背负着20KG的登山包,实在是有点心虚。晚上是中秋,月亮大如盘,太困了看了2眼就倒下睡了。
  
第三天从穗高帐篷场下山回到上高地,返回东京
当初我们的计划是登上奥穗高,经过前穗高,然后从岳沢岳下山,全程约9小时。
早晨还没有起来就听到外面在下雨,大家在雨中慢慢收拾好。在穗高岳山庄前开了一个政协协商大会,得出按照原计划爬岩场过于危险的,放弃了原定计划下山的结论。
上山难,下山也不容易。我们选择的是另外一条路,下到山脚还有连续5个小时的林道,走得想睡觉。
  
这一次眼看着日本第三高峰奥穗高岳就在眼前,却这样失之交臂。放弃更需要勇气。没有什么可以叹息的,因为我们还有机会。

somed said...

这一次的详细计划还没有出来,和上面的会稍有不同,活活。
平时外出在城市里可以没有计划,随心而行。不过这样的穿越必须得做,并且要具体到精确的休息时间,否则会吃亏的。

aki said...

是有薪休假吗?
现在这四个字已经成为都市传说了。。。

我们有,但形同虚设。都表示自愿放弃,以效忠公司。

没想到blog还有一个留言板的功能。欢迎使用。
哪天我也来用用。做个比武招亲什么的。

木兰 said...

早知道,在这里就可以回复信息,就没必要留给我网址了,还麻烦你复制一遍。
至于你提到的爬山,倒让我想起我爬玉龙雪山了,海拔4680米,由于高原反应和时间的关系,我只到了4571米,遗憾!

somed said...

aki:是有薪假期,一年有15天,外加5天夏休。效忠公司?我可没有这么高尚,做好本分的事情都够烦的了。

木兰:我的hotmail是在日本这边申请的,收发中文邮件很麻烦,还会出现乱码。这也不是什么机密or亲密的话,就在这儿说也不错。还能给aki添点人气。
等哪天说得觉得不能给她看了,我们再用其他人看不到的方式交流啊。闪~~~~~

aki said...

haha ,还有什么大姐听不得的?
我的hotmail也一样,是日本的,所以只可以用英文沟通。有点麻烦。

somed said...

话还没有说完。木兰去丽江是什么季节,看到玉龙雪山顶的雪了没?

我多次经过,但没有从正面爬过玉龙雪山。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赶快把山上索道给停止了,否则N年后我们看到的可能是一座冬天都没有积雪的雪山。那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somed said...

等待一个Fax,顺便再说几个在到达后的头3天会遇到的问题:
1) 从女満別空港和周边到知床的交通查询过似乎只能用BUS,班次和时间待查
2) 重新千歳空港到網走市中心也是BUS,可能会在網走市中心停留一晚,住处待定
3) 知床ウトロ温泉停留一晚,住处待定。从此地是否可以徒步进入知床自然保护区,看地图是否不大现实
4) 到摩周湖的交通不明,据说湖边有一个很不错的YH,考虑预定
5) 之后往道央撤退,往富良野,交通和住处待定

都是待定,自己先晕倒^\^

木兰 said...

就是今年八月19号,看到冰川了,但是有雾,所以更像水泥做成的。

我去知床时,是和团走的景点都是决定的,说实话我有点儿路痴,每次都稀里糊涂的,但还没丢过,haha。。。

我也有日文信箱,
e-wa@zpost.plala.or.jp

我正在日语的学习中,希望你们用日语和我交流,又交朋友,又学习!!请多关照

对了,罔走好象是有个很出名的监狱,还有就是跑冰排,可惜不是这个季节。

木兰 said...

aki姐,sorry,
网址错了.更正;e-va@zpost.plala.or.jp

aki said...

我家附近也有监狱,可惜只是一些轻犯。很好奇。每年都有监狱制作的家具卖,做得厚重而精细。会想到他们的漫长度日,自己要遵纪守法,不可私奔,不可偷窃。

somed said...

網走監獄博物館は聞いたことがある。先ほどネットで調べた(http://www.kangoku.jp/)。刑務所はあまり見たくもないが、網走駅から4KMはそれほど離れていないため、行ってもよいかと思う。500円の「体験監獄食」がある、見た目は普通の定食とほとんど変わらない、食べたくなる。

「跑冰排」?どんな物がまったく知りません。木兰さん、教えてくださいませ。

aki said...

聞いた事があるよ。

ご飯
味噌汁

漬物
煮物。

ーーーーなかなか豪華。

木兰 said...

「跑冰排」を寒い東北地方にはしかみえ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跑冰排は冬に凝っている河や江は春になると大きな流氷になって水の上で浮く現象です。
こう言って分かるかな?

小さい頃住んでる町に松花江という河があります。毎年4月ぐらい河のそばで雄大な流氷をみました。さまざまな流氷で無限の思いをはせった。…

迷恋武侠小说的时代,就幻想自己是流冰上自由穿行的侠客。。。

aki said...

裘千丈好像是水上飘。

我在江南,不很适应冰天雪地。看看还好,真的寒风,冰雪,就有些吃不消。
冬天穿裙,厚袜子。不知能穿到几岁。睡觉要捂汤婆子。

somed said...

流氷はテレビでしか見たことがないですが、木兰さんのレスを読んで、なんとなく分ったような気がしました。すごく迫力ある光景だと想像します。一度はみたいですね。

故郷は松花江と近いのことで、木兰さんは吉林省のご出身でしょうか。

some said...

裘千尺才是水上漂,水面下用一排木桩,我也会**

木兰 said...

黒龍江省です。
ちょっと聞きたいんですが<レス>はどういう意味ですか。

aki said...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一个老歌。抗日的。

aki said...

レッスン?

aki said...

寒地美人多し。うふふ。

木兰 said...

可惜我不美呀。うう~~江南美人は多いと思います。
そうですね。レッスンかもしれないです。
電子辞書でレスの意味は黄土ですから…分から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

木兰 said...

aki姐,你的北海道启事可以删除了吧!说实话真得有点别扭。每看到我的名字在上面时...
虽然我已经有点适应在这里和大家说话了...

真得觉得放开自己不是件容易的事..

aki said...

我有暴露癖的^^,也许。自己不怎么在乎,以为别人也一样。

somed said...

レスはスレの間違いでした。失礼しました。英語でthread、日本語でスレッドという意味です。中文应该叫做回帖吧。

伏せ字になっていること気がついた、akiちゃんありがとう^*^

somed said...

真得觉得放开自己不是件容易的事..
---
可能我的文字会给木兰一种错觉。刻意做雕刻的除外的话,文字和人是相通的。
前些天看过木兰的BLOG,自强自立,也是个很温柔很会体谅人的MM。

我似乎在说相互矛盾的话,其实就是这样的。能够遵从自己的内心,那就是对的。

aki said...

我要是遵从自己的内心,那可是破坏力巨大。哈哈。

木兰 said...

这回看网自然多了,谢谢aki姐的合作!!

somedsさん、现在thread的意思解释的够车底,理解了!!
而且谢谢你对我的评价,谢谢鼓励。我只是想过得更好,也正在努力。

愿意近朱...

somed said...

还在公司作最后的挣扎,话说的太多以至于有点晕了的感觉,似乎整个人都飘在空中一样。回家了,约了个朋友吃饭,让人久等可不是绅士作风。^,^

愿意近朱...,当然可以,也非常乐意。

木兰 said...

近朱者赤。

somed said...

木兰さん、こんにちは。先ほどe-va宛にメールを送ったがご覧になりました?

皆さん良い週末を!

木兰 said...

刚看到,回了信了。
祝旅途愉快!

somed said...

谢谢木兰,邮件已经看到:)

昨天Aki到东京,我见过已经看过她了。嗯,她人很好。另外,2个老大不小的人在一起还笑个不停。

aki said...

那么好笑。开开心心走了一天,同吃一碗面,结果最后5分钟才想起来问了名字。呵呵,好玩。

somed said...

正准备写一篇文章,讲那天我和风花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
风花也写一篇,可以让大家看看我们的视觉有什么不同
也方便木兰MM观赏:)

木兰 said...

谢谢了somed,还不忘了让我看看。3天没上来了,最近工作忙,又害了点感冒,所以一直没来看。好像最近aki姐这里又热闹起来了。
有时间一定慢慢欣赏。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