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8, 2006

动物〈天道虫〉


盛夏已过,刚有些秋凉。

看看门口的June berry,抽出了新稍。再细看,新叶处,居然有蚜虫。

我是不喜用农药的。好在自然里面,有瓢虫来为我灭虫。

蚜虫本身虽然有脚,但是爬行缓慢。一般都是蚂蚁这个好事之徒,把虫卵一个个搬运上去。因为蚂蚁喜欢喝蚜虫的小便。蚂蚁用触角摸索蚜虫的肚子。据说是很惬意的,于是蚜虫分泌出一种甜味的汁液,供蚂蚁引用。

瓢虫的某些种类却是蚜虫的克星,从小到大,一天无蚜虫不欢,日食数十个,养得圆圆溜溜。瓢虫又怕鸟。但是它的后腿处会分泌出一种黄色液体,据说很苦。这样鸟也就罢手了。

蚜虫一般在植物的顶端,所以瓢虫就有一个习性,直往天上爬。因此得名“天道虫”。

很喜欢这些自然的东西,各有它的道理。生生不息,一物降一物,一物爱一物。

看得多了,觉得造物主之神奇,怎么也不象是达尔文说的进化而来。进化怎会这么巧妙。

我的妈妈,读了很多年书,从小教我唯物论。到了50岁之后,她忽然变成一个唯心主义者。

不知自己将来会怎么样。但是近来觉得,遗传是很有道理的。包括一些不想和父母一样的地方,居然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会不会我也开始有唯心的倾向了呢。

和人闲聊。说:人死了,就一定什么思想都没有了吗?对方说:是。我说:那么,生命只是载体,灵魂会不会轻飘飘地就此飞走呢。只不过肉体没有了,灵魂之轻妙,不至于负担得起行为和声音罢了。对方说:那么,创世以来,一草一木皆有灵魂的话,宇宙之间不是就充满了?

想不出好的答案来,但心里还是坚持的。有一天我死了,要来更新blog给大家讲讲死后的世界。请你们要来看啊。(拍手)。

16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唯心的说:
宇宙之广阔,岂是几十g的灵魂能塞得满的?
或许宇宙的增长就是不断增加的灵魂在不断的为生物创造无限的空间,也为自己争取一点容身之处。
每个物都有自己的命。
瓢虫如此,蚜虫如此。
猫猫如此,狗狗如此。
AKI如此,小过如此。
灵魂亦是如此。

aki said...

那么投胎呢?恩怨呢?什么时候要把它研究成一个假说的体系才好。
大都宗教也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我是想,我死了都是个不肯安静的灵魂呢。在天上不停地吵吵。

Anonymous said...

好象单星的瓢虫是益虫,比如一三五七星的都是。双数的是害虫。:)

aki said...

有吃植物叶子的那种瓢虫,是害虫来着。马铃薯啦什么的。
这个看来有益!

aki said...

somed,报告做完,我就写。写得好玩些好不好?

somed said...

恭喜啊!辛苦了。有很多收获吧^*^
当然应该写得有意思些,对某些场景可以进行合理的想象和艺术加工:)

aki said...

一起走了一天,共吃一碗面,最后5分钟才想起问名字。很好笑。

杨小过 said...

什么面?

aki said...

超级辣面。
somed喝酒,吃盐水毛豆,我好闲,没事叫了一碗面吃,又吃不掉,拿个小碗装模作样地分了一半,自己挑那碗多些的,西里呼噜吃完,再去见另一个朋友。
那个朋友,带了个20公分的家伙来了。
----是国旗。我要借来用。工作上正好要用。

somed said...

下次过来请你吃好的
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说^・^

aki said...

不管吃什么,我都会把它吃得好味。就像看日常,都有这么多废话说。

杨小过 said...

太辣的不好。
不敢吃。
怕有反应。

aki said...

什么反应啊?
我最喜欢的调料,是豆shi辣油。你看微软拼音这个笨蛋,这么常见的字都打不出。
还是我发音不对呢?

杨小过 said...

豆豉辣油。chi,呵呵

我也喜欢这个辣油,不过因为怕有反应,不敢吃,只能偶尔过过瘾。

体质对辣椒过敏。

aki said...

我吃辣,说话温婉。极其矛盾。

杨小过 said...

不矛盾。
你声音优美,估计是辣椒刺激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