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6, 2006

抓猫记

在事务所,没有客人,也不太忙。只写着可有可无的文件。
一边开着MSN的窗口。

天气转凉。开着纱窗。香子在照料后面的“野良猫”-----没有家的野猫的意思。她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自己胖了,还要危害他人。上次我在夸耀自己瘦了好多,脂肪率降低到22%了,她一个着急,赶紧递上一块羊羹,叫我吃了。对猫也是如此,给它们吃好的猫粮,偶尔还有零食,以及吞拿鱼的罐头。而她自己以为是出于爱。
裕子不喜动物。只喜欢小孩子。
由美养一只猫、两条狗、和两个娃娃,她是农林高中出来,学过果树、蔬菜、阉猪、放牛。农林高中很受欢迎。一般的课程,加上很多终身有益的技能,毕业后可以继续进学,也可以立刻就业。人长得细巧,怎么都想象不出,她在那里讲,老师示范后,一个个学生,抓着小猪猡粉红的后爪,雪亮的刀片落处,小猪“咕”地叫一声,就此断了烦恼。
每讲到这里,她就咯咯地笑。我们隐隐感觉小猪们股间的痛。

后面的猫,吃着香的,盛着干净的水给它们喝,却因为出生卑微,所以情愿去喝水沟里的泥水沉淀,香子每每抱怨说是给脸不要脸。
一只猫跑进来了,想叫它出去,谁知它慌里慌张,跑错了路,直往楼上去。事务所本身结构复杂,是一座洋房,楼上有厨房等等生活设施,房间有6、7个。
那个猫以为我们要追它,越发慌乱,看看我们几个虎视眈眈,它跑得如飞,爪子勾得墙纸哗啦哗啦响。最后穷途末路,看到厨房的换气扇-----唯一通往外面的地方,于是就像大力水手一样,两个爪子一勾,吊在空中。
看着实在有趣,一边嘴里叫“猫,我们给你住,给你吃饭,你还是这样警戒我,是不对的。你要把心打开了对我哟。”
一边用手机给它照相,纪念这个难得的画面。谁知这个小猫忽然吹胡子瞪眼睛,回转头来“呋-----”地表示恐吓。
我尖叫退后,它也吓一跳,跳下来就像风一样地跑出去,这次准确地连滚带爬地下楼,回到它的野生世界。

余惊未消,在MSN上和人讲这个。我说:The cat looked so angry, and said “Miao—“, .对方是个男的,很着急地说------注意了,不是怕我被抓到,而是“Don’t hurt her, I love cat.
于是想,好象很多男人都爱猫,并把猫想象成女人。解释为性感。

猫和狗,在动物学的分支上从来就没有混淆过。狗爱主人,爱主人的亲人朋友,猫心里只有它自己。其余的一切,都是受它调遣,为它服务而存在的。
所以,野猫是养不乖的,流浪的狗,给它一餐饭,一条毛巾,它就感动得热泪盈眶,从此立誓要跟随主人。
的确很象女人的两个极端。

率真的女人,看到喜欢的人,一头就扑上去。殷勤谄媚,几乎可以没有了自己。而男人,看到这个热情劲,也就不知珍惜,自大自夸,最后还是辜负了算数。
常常,深情的女人,只可换来一句“对不起”。
当爱情中带有抱歉的成分,也就不是爱了。抱歉与偿还都会沉重得令男人想要逃跑。

猫就很讨巧。自说自话,从不刻意讨好别人,只看自己高不高兴。开心的时候,惹你一下。你要对她生气,她就尖尖细细地叫道:Miao----。
这种女人,是在分手之后,还令人念念不忘的。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只是每个人天生的脾气,尤其是在爱情这样天大的事情面前,恐怕还是遮掩不了的。

11 comments:

迅弟儿 said...

写得很生动。不过我想来是不喜欢猫的,也不知是为什么。但是很喜欢女人,无论是率真的还是含蓄的。喜欢那一生可能永远也无法理解透因而要花毕生精力锲而不舍去追求的另一半。

迅弟儿 said...

“想来是不喜欢猫的”应该是“向来是不喜欢猫的”。当一回别字先生。

aki said...

男人,女人,永远都不是能够熟能生巧的东西。
所以你看我,每天这样嚼着舌头,讲着昏话,也不见得厌。
而每个男女,又都是各不相同的。

迅弟儿 said...

熟之后是可以生巧的。这点我与你看法不一样。
能工巧匠,换过来也可以说是能男巧女,如能风云际会,自然胜过人间无数的。

aki said...

我对男人,还是不了解,不自信的。看到喜欢的人,就开始抖抖索索,语不成句,失态非常。
平时是铁嘴。

木兰 said...

好可爱的猫,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猫了,我刚来日本时,由于想家,常在公园向野猫诉苦的,还遭过苕子呢...记得兜里只有100丹时,我竟然花了80丹给他买了“妙仙包”,大概我长得就没有威胁力,所以野猫也很少见我就跑的。呵呵~~
如果猫和男人都在向我乞讨,我一定会给猫援助。

aki said...

我是一方面看猫可爱可怜。另一方面,恨它永远是养不乖的。

杨小过 said...

太听话,太乖了,就觉得没有激情和新意了。为什么非要强迫一个骨子里个性的人,听命于你自己呢?
喜欢猫,就是喜欢它的个性。难道因为喜欢,就要谋杀它的精神?
人,也一样。

aki said...

小过,为了保持你持久的好感,我决定与你对着干!

杨小过 said...

啊?
够狠!
不要吧?
饶了我吧!
给您跪下了。

aki said...

跪下啦,那我就踹。如果你生气了,要走路,我再来拉着你,说“不要——————”。
小过,我们是好朋友,不会对你用这种心计的。放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