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美月,白兔,橘梗花


凌晨起来画画,总是这样,拖到不能再拖,明天要交给人家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去做。
借口总是,一个星期我要image,构思是很花时间的。
一个星期我要配色。跑动跑西找心里那一个最恰当的颜色。
然后草图,上色,阴影,吹干,电熨······
其实只在这里说:这一切,半个夜晚都可以完成。

就像一个大姑娘,推三阻四地应了婚,才算有身价。
画的是应景的明月,白兔,芦苇。和秋天的七草之一-----橘梗花,想象它开在月亮里。幻想的紫色。
用了大量的金粉。喜欢传统日本画对金色的处理。平白一张画,因此而凝重。

天已发白。要去做便当,新的一天就此开始。

10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我昨天早上右手中指指甲下面有了一个约2CM长的创伤。现在还在疼,敲键盘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呵呵

somd said...

綺麗な絵ですね。
そんなに素晴らしい絵をもっと生地がよいデニムに描けば、命が長くなると思うぐらい・・・
や、そうすると高くなるだよね。
私のジーンズもあきに描いてほしくなった。

aki said...

杨小过,伤痛也是自己才知道的东西啊。哈哈,你可以自己吮一下。

aki said...

somed ,可以画给你呀。邮费自付,而且有时会失败。这是个女子的牛仔衫,颜色比较深,所以画了月夜。一直都是我决定题目的。人家指定了,我就会画不出。很任性。

Anonymous said...

こんにちは
大変上手な絵ですね。

Anonymous said...

秋天的七草,现在日本的人都说不上来了。

somed said...

東京、雨、大雨、連日暗い日々

昨日、深夜、ずっと小田和正のアルバム「自己ベスト」を繰り返して聴きました。

「言葉にできな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Ihbap3FlGc

aki said...

我很骄傲,我见过他,在面前20公分处。如果是现在,一定要去纠缠。当时年纪小。

jiajia said...

美月白兔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传统日本テーマ之一,更喜欢的,怕是只有樱花了。

aki said...

日本画非常奇特,平常的东西,可以画得很拟人,还有月亮等等,对自然的观察,非常细腻。